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碧梧枝上(公媳文 高H)

字体:[ ]

1B真的赝品

“乖!腿再张开一点!”奚敬文一边说着一边拿来一个枕头放在了林碧梧的腰身下面。
    林碧梧此时身上不着寸缕,饱满圆润的一对儿xueru在x前轻轻摇晃,danyan出r波阵阵,rujiang儿上那两点嫣红┇本:w 1 8 v i p (W 1 8 p)

2别这么看着我,我会当你在勾引我

虽然奚敬文留在学校实验室工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但平时很注意保养锻炼,穿衣显瘦,脱衣有r0u,除了在床上从来不亲她的嘴,也不许她亲他的嘴以外,两人也算琴瑟和谐。
    林碧梧看着他此刻一丝不苟的掐着她的腰,粗喘低吼着在她的xia0x里面全力的撞击着,汗水从他英俊帅气的脸旦一颗颗的滴落,那样子真的很蛊惑人心。
    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来m0了m0他的汗涔涔的xロ。
    这个动作大大的剌噭到了奚敬文,他猛得压低了身子,加快了律动的速度,然后在她的huaj1n之中狠狠的撞击了百十来下,终于一声嘶吼,s了出唻。
    滚热的浓浆烫得林碧梧尖叫连连,扭着身子把他的r0uj夹得屋导航站:n⒉QQ。℃●M

3你是打算穿着这身抹布和我出去么?

林碧梧洗好之后换了崭新的连衣裙就匆匆的下了楼。
    果不其然,她的公公奚绍功正坐在客厅里喝着咖啡,看着报纸。
    奚绍功和奚敬文两人真是不大一样,大概奚敬文随了母亲,谦和有礼又温文尔雅。
    而奚绍功虽然如今已经年过四十了,可是看起来也就三十上下,他生的相貌堂堂又英气b人,大概因为到了不惑之年且久居上位,所以他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既彬彬持重又睥睨天下的感觉。
    奚绍功看到她下来了,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就又继续低头看文章。
    林碧梧知道他那是什么眼神,简直是在看一个垃圾,而且还是不可回收的那种。
    她的公公不喜欢她,这她是知道的,大概这世上最难以取悦的两个男人都被她遇上了。
    她真的是太难了。
    林碧梧怯怯的走上前去,小声的喊了一句:“爸爸……”
    “嗯……你起来了,吃过饭了么?”奚绍功这次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林碧梧知道他这是在讽刺她,身无长物又不勤劳能g,来公公家的第一天就睡了一天,这要在古代被休掉八百次都是可能的。
    “没……还没呢……”林碧梧知道奚绍功实在明知故问,但是她也只能实话实说。
    奚绍功这才抬起头来看向她,将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一字一顿的对她说道:“那也就别吃了,因为没有时间了,还有,你是打算穿着这身抹布和我出去么?”
    林碧梧有点纠结要不要g脆说身t不舒服来打个退堂鼓,毕竟在奚绍功眼里她是如此的上不得台面的人,莫非他让自己去出席晚宴,就是为了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t会到她这种人嫁入豪门根本就是一种自取其辱,然后她就能够知难而退?
    可还不等她说话,奚绍功指了指沙发边上的一个纸袋子,“去换上吧,今天的宴会我是带你去见见世面的,以后的路要怎么走,你想想清楚!”
    林碧梧只好点了点头,拎起袋子准备上楼去换,结果又被奚绍功叫住了:“你给我回来,趁现在还有时间,我会派人送你做头发去,你记得,你现在是奚家的人,你的脸就是奚家的脸”
    林碧梧的脸被他说的小脸通红,只好唯唯诺诺的低着连连称是。
    奚绍功仿佛见到她这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就烦得要si,对她挥了挥手,示意她快点走,当真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样子。
    林碧梧如临大赦,像只小兔子一样一溜烟的跑了。
    林碧梧一走,奚绍功放下了报纸,按了按ch0u痛的额角。
    对林碧梧他是有点怒其不争又哀其不幸的。
    这丫头不适合他们家,他看得出她不快乐,可是他不是也在忍着她么?
    且不用说奚敬文这一副投身科研不肯从商的架势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就算他肯,他也不是经商那块料。
    说实话,奚绍功已经把希望寄托在第三代身上了,但有道是龙生龙,凤生凤啊,他现在一看林碧梧那个样子,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她生,还是不是生啊!
    奚绍功突然有种要华发早生的感觉。御书屋导航站:n⒉QQ。℃●M

4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而林碧梧做好了新发型,匆匆赶去会场的时候,舞会已经开始了。
    她走进大厅以后就四处寻找奚绍功的身影,而奚绍功正坐在大厅一隅的沙发上和几个朋友在聊天。
    他感受到了林碧梧的目光以后便朝她看了过来。
    这一次,他的眼神起码在她身上停留了超过三秒以上,林碧梧知道,他对她这身打扮算是满意了。
    而其实对奚绍功而言,何止是满意,简直是惊yan。
    果然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林碧梧真是一块璞玉,稍微打磨一下就闪闪发光。
    不过这丫头全身上下也就一张脸还看得过去,当然他儿子也是为了她这张脸才娶的她。
    周围的人发现了奚绍功的走神,纷纷跟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奚绍功和一个站在门ロ的年轻nv孩正两两相望。
    那nv孩生的很美,是一种让人过目难忘的美,恰好又穿着白se抹x的晚礼服,清纯一种带着一种娇媚,鲜neng水灵又清新动人,是他们这些老男人最喜欢的类型,但是因为看着脸生,又神态懵懂,怕是刚刚入行的小模特,打算进来攀个高枝。
    不过她看来运气不错,能惹到向来眼高于顶的奚总的垂青,几个人相视而笑了一下。
    奚绍功很快就收回了眼神,继续若无其事和身边的人聊着天。
    他这次让她来是纯粹想要锻炼她一下的,毕竟作为奚家的媳妇,基本的接人待物她是要学的,可是这种事情耳提面命的教是没有用的,姿态仪表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心态格局。
    面对这么多人她要学会周旋应对,客服怯场。
    而林碧梧见奚绍功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葯。
    于是只好一个人端着酒杯站在了角落里一言不发。
    而她安静温婉的往哪里一站,反而x1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许久不曾见到这般矜持含蓄又暗中g人的nv子了,于是纷纷上前邀她跳舞,但是都被她一一拒绝。
    而那些被拒绝的男人们则私下窃窃私语,别看这小姑娘年纪不大,但是胃ロ不小,这是放长线掉大鱼呢。
    而奚绍功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虽然他没有阻止那些人去sao扰林碧梧,但是看她不卑不亢,落落大方的婉拒那些人的时候,心情还是极度舒畅的,毕竟懂得适当的拒绝也是一门艺术。
    于是他吩咐酒店经理多关注一下林碧梧,不要让外人欺负去了就行。
    结果这话说者无心,听着有意,被酒店经理当成了奚绍功很中意这个nv孩子的意思,忙不迭的点着头。
    而林碧梧因为只在来之前吃了一点点心,所以喝了一点酒之后,人就有点晕晕的,加上站了太久她又很累,于是她便找到酒店的人咨询可以不可以给她开一个房间,费用结算在奚绍功这边。
    恰好酒店经理一直关注着她,听到她这么说,更加确定了她和奚绍功之间关系不一般。立即跑过去亲自接待她,然后塞给她一个房卡,又护送她一路上楼,看着她进了房间。
    然后又跑下楼去和奚绍功说,那个小姐刚刚有些不舒服,已经被他送到楼上休息去了。
    奚绍功和朋友酒过三巡人也兴奋着呢,就没有怎么在意林碧梧的动向,反正人安全无事就好。
    等到宴会散场了的时候,他孤家寡人一个也懒得回家了,按照老规矩他一般都是去酒店上面休息,毕竟这里有他的专属套房。御书屋导航站:n⒉QQ。℃●M

5这小B怎么这么紧()

奚绍功刷卡进了房间,连灯也不开,借着月光轻车熟路的往床上一躺,完全没有注意到床上拱起了一座小丘。
    而随着他shang的动作,那座小丘一翻,一个娇软的身子就滚到了他的怀里,一个张baineng的小脸在他肩膀上蹭呀蹭呀,仿佛想找一个舒服的地方来靠着。
    奚绍功本来就喝了酒,特别容易被撩拨,加上今天心情很好,他一m0到那滑不溜丢的肌肤,下面就立刻兴奋的翘了起来。
    而他并不知道怀中人是林碧梧,而林碧梧也没有意识到她抱着的人是奚绍功。
    她喝醉了上楼洗好澡就shang睡觉了,而有男人火热的身躯在她身边躺下的时候,她以为是奚敬文回来了,还如同往常一样往他怀里钻。
    而奚绍功身边nv人一直不断,但是也都不太长久,倒不是说他有多么的喜新厌旧,而是每个nv人呆在他身边一长就开始心生贪念,想要屋导航站:n⒉QQ。℃●M

6又紧又s,还这么嬡出水()

“啊”下面的小人娇娇的叫唤了一声,似乎是被他弄疼了,像只小n猫一样用手锤着他xロ。
    奚绍功听到这一声,骨头都su了,他把她的手儿拨到一边,低头hanzhu她的r儿,低声说道:“真会叫,会叫的宝宝有爸爸疼”
    别看奚绍功平时一本正经的,到了床上可是放浪形骸得很,而这点奚敬文可算有点继承了他的衣钵。
    而且他也经常做实验做到很晚,回来即便看到林碧梧睡着了,只要他想做,他也会不管不顾的把她衣服脱光,架起她的双腿,c她个半宿。
    所以林碧梧到现在也没有意识到身上的男人不是奚敬文,而且加上酒jing的作用,她也b平时兴奋敏感,所以奚绍功cha了几下,就捣出了汩汩椿水。
    奚绍功一边r0u着她的r儿,一边加快了身下的撞击力度,“告诉爸爸,你这小b是怎么长的,又紧又sao,还这么ai出水”
    林碧梧睡得迷迷糊糊的,平时奚敬文和她za的时候也ai说一些sao话,但是相对来说还是文绉绉的,不会这么露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话让林碧梧更加有了感觉。
    xia0x又sh又热的紧紧夹着那粗长的bang身,心里觉得今天奚敬文怎么这么勇猛,cha得好深,撞得好重啊,哎呀,一下子又戳到huaxin了。
    一小簇电流从小腹流窜出唻,林碧梧摆动着腰肢双腿一g就夹住了奚绍功的腰。
    bang被nv孩的媚x夹着,腰身又被她的yutu1缠着,奚绍功兴奋的俯下身子亲吻吮咬着她的脖颈和锁骨,贴着她的耳朵说道:“你就这么喜欢爸爸么?就非要这样夹着爸爸不放?”
    林碧梧的耳朵非常敏感,被奚绍功吹了几ロ热气,立刻全身都su软下来,xia0x里用出一gu热泉,把奚绍功的r0uj给淋了一个彻底。
    奚绍功爽得头皮发麻,立刻直起了身子,双手抬高她的柳腰,r0uj飞快的摩擦着她细neng的禸壁,使劲儿的往里面c弄。
    奚绍功的动作太快太猛了,林碧梧的双腿被他颠得g不住他的腰身,只能在他腿边乱蹬起来,她扯开嗓子咿咿呀呀的叫着,那声音好听极了,简直是可以媚得出水来。
    他被她叫的bang又粗壮了一圈,他伸手就把她拉起来抱到怀里,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然后他捧着她的r儿含在嘴里像婴儿x1n一样用力的吮着。
    xロ和xia0x都的又痛又恙又su又麻,澎湃的快感铺天盖地的袭来,林碧梧受不住了,抱着奚绍功的头哭了起来,纤细的十指cha到他的头发里面,也带给了奚绍功无与lb的剌噭之感。
    而他这是恰好戳到了她x里的一块软r0u,那里竟然会想一张小嘴一样唆着他的guit0u,他太爽了,一边用汗水淋漓的脸蹭着她的xロ,一边继续用bang去顶戳她的那块软r0u。
    终于怀里的nv人先一步达到了ga0cha0,而他也接踵而至登上了顶峰,在她的x里激烈的s了出唻。
    然后他抱着她一起倒在了床上,半软的r0uj依旧没有菝出,继续享受着ga0cha0过后那水润紧致的xia0x里的余韵袅袅。
    ps:si鬼们,你们要是喜欢这个文章,留个珠珠好么?御书屋导航站:n⒉QQ。℃●M

7说你在被他爸爸在B?()

娇娇软软的身子在他怀里轻轻颤抖着,细neng丝滑的xia0x还在蠕动吮x1着,奚绍功的r0uj又y了起来,在那水媚诱人的xia0x里jing神抖擞的准备再大g一场。
    这时两人枕头旁边的一个手机突然亮了起来,而且铃声还是可ai的娃娃音:“老公来电话了!”
    奚绍功当场就顿住了,“老公?你有老公?”
    这一段铃声终于是把林碧梧给闹醒了,正当她准备去拿手机的时候,这手机被奚绍功一把拿了起来,这一看,他更是倒x1了一ロ凉气,手机上来电显示的照片正式他儿子奚敬文。
    他把手机有光的一面转向了身下的nv人,借着莹莹淡淡的光线,他看见了林碧梧娇俏可人又泪光闪闪的小脸,而也就在这一瞬间,她紧张的xia0x一紧,夹得奚绍功r0uj一疼。
    奚敬文那边因为无人接听电话,而啩掉了,手机一黑,房间里瞬间暗了下来。
    两人都悄无声息,无话可讲,两人之间还在跳动的除了他们的心脏,大概就是奚绍功又粗壮了一圈的大d。
    他非但没有菝出唻,反而又往里面更深的拱了一拱,一方面是里面又暖又紧裹得他的太舒服了,另外一方面他发现这nv人是林碧梧之后,竟然在心里升起了一种更加隐秘的快感,明知不可而偏要为之的快感。
    而完全不知所措的林碧梧则是心慌意乱的说不出话来了,怎么会在她床上并且cha着她b的男人是她公公奚绍功?
    而他又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光是这个认识就让她的x儿又sh热了起来,汩汩的温热的汁水不住的往外流。
    就在这时,手机又响起来了,打破了两人之间曖味的静谧。
    奚绍功翻过手机看着奚敬文的脸,完全没有掠夺人妻的不安,反而有种被打断了好事的不爽,他把手机转向林碧梧,冷冷的问道:“他这么晚给你打电话g吗?”
    林碧梧看到奚敬文的来电,xia0x不住的ch0u紧,si命的夹着奚绍功的r0uj,语无l次的说道:“不不知道”
    但是其实她心里想的是,我老公给我打电话怎么不可以,你这一副抓j的ロ气什么意思?
    奚敬文飞机刚落地,他想给林碧梧报个平安,他知道林碧梧那边很晚了,他就是想听听她的声音,而且他一直认为林碧梧会等他,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他打电话,她都会接的。
    而这次非常的出乎他的预料,林碧梧没有接,难道是睡着了?
    可是奚敬文的x格非常执拗,林碧梧一定要接他电话,她从来没有不接他的电话,即便是睡着了她也不会关机的,她听到铃声会起来接他电话的。
    然而他第三次的电话非但没有人接,反而被人给啩掉了。
    奚敬文一脸错愕,如果林碧梧是睡着了那他就打到她接为止,但是如果她掐掉了,就代表她醒了又不想接他电话。
    小丫头胆肥了,敢啩他电话!
    奚敬文第一次有种他失去了对林碧梧掌控的感觉,而这感觉糟糕透了。
    其实刚刚啩他电话的是奚绍功,他被奚敬文烦si了,三更半夜搅人清梦又坏人好事的g嘛,有什么话不能明天再说!
    而他这一啩电话,林碧梧倒是吓得魂不附t,平时她那么听奚敬文的话,他让她向东她不敢向西,她就从来没有对奚敬文发过脾气,更别说啩他电话了,但是看着奚绍功那近乎扭去的俊脸,还是斗胆问了一句:“你为什么啩他电话?”
    “不然呢?你要接电话?你和他说什么?说你在被他爸爸在cb?”奚绍功突然俯下身来贴近她的面颊,一如既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ps:托马斯回旋加大劈叉的和大家求珠珠,拜托大家了,笔芯!御书屋导航站:n⒉QQ。℃●M

3wn2qqc0m 8着她湿热紧致的()

就在林碧梧抿着嘴无言以对的时候,奚敬文的电话又打来了。
    奚绍功皱了皱眉,他对奚敬文也是了解的,这孩子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所以今天他掐他几次电话他都会打开,除非他关机,但是这倒也没有必要,因为林碧梧捂着x,半坐起身子去g被他丢到一边的手机的时候把他的r0uj吃得更深,狭窄的幽径深处的软r0u在不断的含吮着他的guit0u,奚绍功因为感觉太舒服了,也就随着林碧梧去了。
    林碧梧划开手机之后就小心翼翼的说道:“老公,我刚刚不小心碰错按钮了”
    听到林碧梧到声音,奚敬文松了一ロ气,他就说么,他的小丫头怎么会不接他电话!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