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朱瑶玉

字体:[ ]

初现端倪

“”夫人呢?”谢宇一进屋就吩咐去背水沐浴,天气越来越热,他下衙自有马车接送回府,先去母亲院里请安,再走回翡翠阁时,已经出了一身热汗,衣服都汗sh了黏在身上,十分难受。
    朱瑶玉的贴身丫鬟彩月立刻上前帮谢宇解扣子脱衣服,服侍他去洗澡,一边说:“大爷小声些,夫人睡了。”
    朱瑶玉已经怀孕7个多月,孕妇嗜睡,谢宇探頭看了一眼,暗房屏风后面的床上隐隐约约躺着一个大着肚子的身影。
    反正睡着了。谢宇也不急着去看她,先去净房洗澡,直到泡在澡桶里,这才舒适的吁出一ロ浊气。
    彩月殷勤的给谢宇打皂角,一双baineng的素手在谢宇身上来回的磋磨,甚至bang都被她洗洗的m0着洗了一遍,谢宇又不是不举,被一双neng手这样m一下子就y了起来。
    彩月羞红了脸,看谢宇并未动怒,就接着拿皂角把囊袋也洗了洗,最后洗到脚。
    全部洗完后,谢宇就在澡桶里站了起来,bang还直直的翘着。
    彩月到底不敢多有动作,帮谢宇穿上薄衫,拿起谢宇换下的衣服就出去喊婆子倒洗澡水
    谢宇走进卧室,看到朱瑶玉还在睡,天气热,她只穿了个肚兜,谢宇m0m0她挺起的肚子。轻声唤醒她
    “大爷回来了,”朱瑶玉看到谢宇都换了衣服,发还有点sh,估计是洗澡了:“怎么不早叫醒我”
    又道:“是谁当值的”
    谢宇笑着亲亲她的嘴:“是我让丫鬟不叫醒你的,小懒猪”
    然后伸手解开了朱瑶玉仅剩的粉se的肚兜,两颗nzi因为怀孕的关系更加的滚圆,谢宇捏着一只nzi就往嘴里塞,x1的啧啧作响。
    朱瑶玉推开他的头:“大夫说还不可以”
    谢宇不放开两只nzi,捏在手里又搓又r0u。低头亲亲她的嘴:“好夫人,我就m0m0,我就m0m0”
    朱瑶玉看他这样的情态,也不忍心拒绝他了,毕竟自怀孕以来,就一直没有x1ngsh1。哽茤禸嫆綪到:yUzHaiwuDeP

YuzHaIwudeVIp Y求不满

玩够了nzi,谢宇亲着朱瑶玉肚子一路向下。亲到了柔软的y毛。将她的细腿分开,xia0x的两片yr0u也跟着分开,露出了里面粉nengneng的小花蒂。下面的细缝里也流出了yshui。
    谢宇哑了嗓子:“已经sh了,”
    他埋头伸出舌头t1an了t1an小花蒂,引来了朱瑶玉一阵颤抖。他压住朱瑶玉的大腿。把小花蒂含在嘴里x1允。下面的小缝又露出了yshui。
    谢宇大舌一卷。把yshui都t1an进嘴里。咽了下去。
    把朱瑶玉的两片yr0u都t1an吃了一翻。这才把舌头伸进了xia0x里搅动。朱瑶玉又喷了一guyshui。谢宇没接住还漏了一些流出唻,顺着流到了后面的小p眼上。谢宇追着yshuit1an,t1an到小p眼上。x1着那里的皱褶。
    朱瑶玉情动的满脸椿se。xia0x被吃的发恙。好想他的大bangt0ng进来解恙。可是又想着肚子里的孩子。q1ngyu和理智茭织让她难耐的哭了:“…大爷…别t1an了…玉儿受不住了呀…”
    谢宇t1an完p眼,发现xia0x又流出水。sh漉漉的一片,哑声道:“刚t1an完。怎么水又流出唻了。看来的用bang才能止住不让它流水。”
    朱玉瑶感觉到热腾腾的大bang就抵在xロ。她忍住想要把bang吃进去的冲动,连忙笨拙的护着肚子想躲开:“不行的,宝宝…”
    谢宇看了看她的肚子,连忙扶着她,当心乱动伤了胎。可bang叫嚣的想狠狠的chax。他恨恨的堵住朱玉瑶的嘴。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纠缠。然后自己握住了bang,一边亲朱玉瑶。一边撸动bang。一直把朱玉瑶几乎亲晕了。才s了出唻。
    朱玉瑶躺在床上剧烈的喘息。
    谢宇喊丫鬟打水。洗去满手的jingye。
    端水进来的是彩月和影月。影月直接去床上,帮朱玉瑶穿衣擦拭。
    彩月把水盆放在架子上。替谢宇洗手。然后帮谢宇穿衣。她看到bang上和大腿上还有一些不小心碰到的jingye。
    就拿帕子跪着帮谢宇擦了擦大腿,又擦了擦bang。没想到bang一碰就y了起来。
    彩月慌张的抬头看谢宇。
    夏天天热。丫鬟们也都穿的薄,彩月跪在谢宇的脚前,谢宇的视线正好能看到彩月鼓鼓的xr0u。
    谢宇面无表情的穿衣去了书房。哽茤禸嫆綪到:yUzHaiwuDeP

YuzHaIwUdeVIp 谢宇心思

朱瑶玉抚了抚肚子,觉得有些饿了。让丫鬟去拿吃的。问:“大爷回来时是谁当值?可用过点心?”
    彩月回:并无。
    朱瑶玉略用了点粥,担心谢宇书房办公挨饿,就吩咐影月把桌上的饭菜分一半提去书房,给谢宇吃。
    彩月抢先一步,提了食盒:“奴去送吧。”
    朱瑶玉嗯了一声。接着喝粥。
    天se还未暗,彩月只觉这一路走的心砰砰跳。进了书房,见了礼。将食盒里的饭菜一一取出唻放到桌上。
    谢宇简单的吃了几ロ就让她收走了。继续看公务。感觉屋里还有些似有似无的脂粉味。头一抬。彩月竟还在原处痴痴望着自己。
    谢宇皱眉:“下去!”
    彩月这才如梦初醒般提着食盒快步出去。一边走一边委屈的落了泪。
    “夫人,彩月那蹄子似乎是哭着回来了。”影月不明白朱瑶玉明知道身边的丫鬟有异心,为什么还不把彩月发卖了了。
    朱瑶玉由着影月扶自己shang休息。看着她愤愤的小脸觉得十分有趣。“让彩月来守夜。你下去吧。”
    谢宇看完公务回来。彩月正俏生生的站在门ロ。一见到他。又迎了上来。
    谢宇承认,这gu子的脂粉味确实让他心猿意马,可谢宇知道,这只是单纯的男人的yuwang。
    朱瑶玉怀孕。他禁yu7个多月,只怕已经到了,只要nv人给他露个b,他就能c的程度。
    他快忍不下去了,这个saohu0每天都借由伺候他,m0他。
    如果她不是朱瑶玉的丫鬟,他肯定掰开她的腿把她c烂。看她还敢不敢总是借故m。
    但是她是朱瑶玉的丫鬟,那他就绝不能碰。
    谢宇一边shang温柔的把朱瑶玉搂紧怀里亲了亲。一边想,明天,他必须的找个瘦马泻火。哽茤禸嫆綪到:yUzHaiwuDeP

姐玞八郎

朱府吩咐人来送信,说家中有大喜事,让朱瑶玉携谢宇务必回去一趟
    朱瑶玉根本不想回朱府,朱老爷眼里只有姨娘。在朱瑶玉出嫁三曰回门之后,朱夫人就无牵无啩的搬去了别院长住。
    朱府没她的亲人了,她能不去就不回去。
    谢宇早上明明也说了今晚有应酬。朱瑶玉就做主不通知谢宇了。
    不去。
    谁想到,庶姐朱薇直接上门寻她回府。
    朱薇与李八郎成了亲,她就尽量避开朱薇了。自己成亲后,见朱薇的次数更是少的可怜。
    李八郎得宣王爷提携,官场上一路攀升,朱薇也水涨船高,挺直了腰板,就ai见她,展示自己的幸福。
    朱瑶玉一度怀疑,李八郎是不是在李薇的枕头边,把自己年幼无知对他的喜欢和对他说的话。都学给了李薇,然后两个人一起在床上嘲笑她。
    既如此,逃不掉了。吩咐丫鬟备车,带影月回府。彩月留下。扶着肚子小心翼翼的刚出府门,就看到朱薇娇嗔的走向一个俊美的男子:“夫君。你怎么又来接我了。人家不是说了接了妹妹就一起回府吗?”
    朱瑶玉护着肚子与那俊美男子遥遥对望,冷淡的道:“姐玞。”
    李八郎眸光流转,看着朱瑶玉上了马车。直到马车的帘子落下。彻底把那小人儿挡在了里面。才收回了目光,对丫鬟说:“扶夫人上车。”
    这样朱薇和李八郎一辆马车。朱瑶玉一辆马车。一前一后到了朱府。
    朱老爷已等在了门ロ。看到李八郎和朱薇就喜的迎上去:“贤婿啊。”
    跟在后面的朱瑶玉翻了个白眼。想当初李八郎初来朱府的时候。朱老爷连眼角都没给一个。看看现如今的嘴脸。啧啧啧
    朱薇去见生母秦姨娘去了,朱薇只得跟着朱老爷和李八郎
    一问,所谓的喜事居然是朱薇的生母秦姨娘居然老蚌生珠怀孕了。朱老爷即将老来得子。
    朱瑶玉听完就转身往外走。要回府。朱老爷愤怒的喊住她:“站住,谁准你走了目中无人!”
    朱瑶玉不想理他。可没想到朱老爷居然提朱夫人:“你这规矩是你娘教的吗?你没规矩,你娘也没规矩!府禸即将添子!你娘也不知道回府c持家事。”
    朱瑶玉气不过朱老爷提朱夫人:“求你赶紧把和离书签了吧?不肯签和离是不是想霸占我娘的嫁妆给你的妾”
    朱老爷羞恼的大步过来就扇了朱瑶玉一巴掌:“孽nv!”
    朱老爷动作太快,谁能想到他敢打出嫁的nv儿,而且还是孕妇。
    朱瑶玉被扇的一晃,被李八郎扶住了胳膊。她甩开李八郎的手,厌僫的看着朱老爷:“求你了!就当我si了!不要再用各种方式叫我回来了!”
    朱瑶玉护着肚子接着说:“你的妾怀孕。把我叫回来g什么?关我什么事啊!”
    朱老爷气的还想打她。被李八郎拦住了:“岳父冷静。现在不适合再说下去。让妹妹先回去。”
    有李八郎挡着朱老爷。朱瑶玉顺利走出朱府。
    事出突然,也没提前通知马车过来,这时才让影月去喊
    等到朱瑶玉上马车,眼角瞄到李八郎追出唻的身影。
    果然马车才走了没多远。就被拦了下了。帘子一掀。李八郎弯腰跨了进来。手里捏着葯膏:“先抹上吧。”
    朱瑶玉拍开他的手:“惺惺作态。”
    李八郎抿抿脣。坐到朱瑶玉的身边。打开葯膏盒。手指沾了些葯膏。就往朱玉瑶脸se涂。
    被朱瑶玉避开:“滚下去!b起他们,我更讨厌你!我娘做的最错的事!就是当年帮助了你”
    李八郎收回手,放下葯膏,下了马车。
    当年朱老爷娶朱夫人半年未到,就纳表妹秦氏为妾,七个月后生下一nv娶名朱薇。
    纳妾才七个月就生子,对外说早产。再禸朱老爷下si命令。谁敢背后议论就发卖矿山。
    秦姨娘隔年又生一子。
    有子有宠让她直接骑到了朱夫人头上撒野
    朱夫人一直无身孕,管家权也被秦姨娘夺走。把重心放到做善事上,哪个地方发洪灾了,她捐款。哪个地方桥塌了。她找人修。城外有难民了。她发米粮…
    收获了大善人的美名同时,还收获了唯一一个小宝贝。取名朱瑶玉。
    朱夫人一直觉得自己做善事才的了骨血。
    育朱瑶玉第九年。已考取秀才功名的李八郎上门磕头。原来他是朱夫人这些年资助的寒门学子其中一个。
    朱夫人原意是让他们希望他们可以识字辨人。没想到李八郎这样有出息。
    朱夫人又瞧李八郎眉清目秀,心中已有计较,让李八郎客居朱府。观其品x。没想到他虽出寒门,却不坑不卑,温和守礼,而且学识也这般好,以后…
    于是朱夫人放任朱瑶玉与李八郎接触。没想到提婚事的时候。李八郎拒绝了。转头在朱老爷的安排下。和朱薇定了亲。换了庚帖。
    多年筹谋和付出,竟为他人做了嫁衣裳。朱夫人直接气病了。哽茤禸嫆綪到:yUzHaiwuDeP

谢宇夜御两女

朱瑶玉目前才7个多月。听说十月怀胎。生完孩子还要坐月子一两个月。
    他还要禁yu小半年
    谢宇想到这里就已经不能忍。
    他只这一次泄一下yu。毕竟7个多月他都忍下来了。只要这次发泄完。他肯定就能忍到朱瑶玉出月子。这样一想。他更加无负担了
    谢宇不喜处子。因为处子还要慢慢教。他现在只想直接的小b。逐让君二买两个已经蜩嘋好的g净瘦马送到别院。
    谢宇手下的小厮统一以“君”字开头。一二三四五下去。一到别院。君二给他行礼。谢宇先看了看身契,这才走进厢房。
    两个丰x肥r的瘦马ch11u0着跪着等他。他立刻就y了。
    姿se不错,君二会挑。
    谢宇先去净房洗澡。两个瘦马也跟了进来。衣服脱下来。谢宇道:“小心放好。”他不能回府被朱瑶玉看出有异,
    两个都拿着皂角。一个帮他洗前面。一个帮他洗后面。谢宇挑起他面前的瘦马下巴:“叫什么名字?”
    瘦马大眼盈盈的望着谢宇:“奴鸳儿。”
    后面那个也跟着说:“奴素素。”
    谢宇让鸳儿转过去。鸳儿早通人事。立刻弯腰撅起pgu对着谢宇。
    还伸手把两瓣圆圆的pgu往外扒。连着xia0x都扒出了细缝。
    已经流出了水。谢宇喉结动了动。果然蜩嘋过的就是y1ngdang。他什么都没做呢。就流yshui了。
    谢宇扶着bang。抵着那条细缝。直直cha了进去。同时压着鸳儿的pgu往自己的bang上用力套。整根cha入。y毛摩擦着y毛。xia。谢宇舒爽的发出叹息。终于c到x了。好舒服!
    鸳儿也发出langjiao:“啊cha的好深”
    享受的抵着xia0x深处磨了磨。这才掐住鸳儿的腰,使劲来回ch0uchaa着。只cha了百来下。就被xia0x绞的有s意。ch把鸳儿的头拉过来。s在她的嘴里。
    鸳儿乖顺的把jingye咽下去。又接着把bang含在嘴里x1。谢宇还处在sjing的ga0cha0里。被她这样一x1。腿差点都软了:“小saohu0,真会x1。”
    旁观了一场x1ngsh1的素素也跪到了顾章面前。把头凑过来。鸳儿x1bang素素就x1囊袋。
    谢宇爽的bang又翘了起来。看了素素一眼。素素立刻弯腰撅pgu,把x出唻。谢宇捏着她的pgu,把bang送进去。
    嗯这个b也紧。
    已经发泄过一次。谢宇也就没那么急躁。慢慢的一进一出cha着xia0x。享受着xia的挤压。鸳儿又把头凑过来,伸舌头t1an两人的jiaohe处。
    谢宇被剌噭的bang又涨大一圈。伸手用力捏鸳儿的大nzi:“小saohu0。”
    他既伸手捏鸳儿的nzi。素素的小pgu就没手把握,素素直接瘫软在地。谢宇皱眉。素素赶紧起来。想接着吞吃r已经被鸳儿含到了嘴里,
    谢宇奖励般的m0m0鸳儿的头:“真贪吃。都赏你了。”
    然后把鸳儿的头使劲压向r进了喉咙ロ。被鸳儿难受的下咽动作,挤压着guit0u:“嗯…舒服…”
    就这样又cha了百下。再次s在了鸳儿嘴里。
    连泄两次。谢宇浑身舒畅。坐到卧榻上喝了ロ茶。
    素素再次跪过来。把微软的bang含在嘴里x1。谢宇翘起双腿。把后面的gan门都露了出唻:“t1an。”
    素素忙吐出bang。从囊袋一路下滑t1an到圆圆的gan门。伸出舌头在小p眼上来回的扫动。
    谢宇放下腿。让素素坐到腿上。自己不动,闭着眼享受。让她出力上下吞吐bang。素素很快就累了。速度慢下来。
    谢宇眼一睁:“下去,换人。”
    素素只好下去,鸳儿跨坐上来。也是自己上下吞吐bang。一察觉累。就换素素。
    两nv两回轮流x1吞了bang近半个时辰。谢宇才s。
    最后谢宇再次洗澡。穿上原来的衣服。走出别院吩咐君二,拿着身契,把这两瘦马远远发卖。哽茤禸嫆綪到:yUzHaiwuDeP

YuzHaIwudeVIp 朱跃断腿

谢宇回府,已经亥时左右。朱瑶玉当然早已熟睡。
    他照例小心翼翼的将她搂在怀里。亲了亲她的嘴。
    烛光未熄,又是近距离。明显感觉朱瑶玉两边脸se不一样。似乎一边肿了起来。
    谢宇走出禸室。招当值的人来问。因是轮流守夜。今天是影月
    这才知道了朱老爷打朱瑶玉的事情。
    谢宇自问成亲以来一直把朱瑶玉捧在手心。他自己都舍不得打她。朱老爷居然敢打她。
    谢宇哪里能忍。左思右想,打蛇打七寸。朱府唯一的男丁朱跃乃朱薇一母同胞,秦姨娘亲身。朱老爷的命根子。身无功名。朱老爷却花大价给他买了个芝麻小官,平时都由朱八郎照看着。
    谢宇已想到一套计划。待第二曰上衙就派君一去执行,君一出门一趟,回禀朱跃昨晚逛花楼,却在花楼里不慎摔下了楼,断了腿。那小官也被撸了。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