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①⑧COm 占有她

字体:[ ]


    于尉不免担心,他想做的,是让她身为一个人类健康的成长,可碍于身份,只能买书,来教她学字看书。
    头发从出生来就没剪过,长长的一直留到她的小腰处,婴儿肥neng的脸颊软软的,眼睛很大,水灵灵,明明没哭,眼里却满是sh润的光泽。
    听着于尉给她讲童话故事书,笑的不亦乐乎,坐在软软的防滑垫上又拿起一本。
    “听这个,要听这个。”
    “好。”
    傀冥站在卧室门ロ看了一会儿,小倾城发现了他,叫他的名字。
    “小明!讲故事,来听故事书。”
    他眼角暗暗一红,她可能不会知道,以前她也经常跟他讲故事。
    故事刚说到一半,书突然被ch0u走。
    “少主。”
    “起来,我讲。”
    他迅速起身站到一旁。
    傀冥盘腿坐下,看着书的名字,卖火柴的小nv孩。
    小倾城听的津津有味,爬到了他的怀中,坐在他的腿上亲昵的靠在怀里,指着书上的拼音讲,这个字念什么。
    傀冥低头笑着,搂着她软软的小腰捏了捏,“我念的不对吗?那你来给我讲故事好了。”
    “不要,我想听小明讲故事,快说,小nv孩最后怎么样了。”
    “她si了。”
    “si了?”
    于尉一旁慌乱道,“少主,这是童话故事,是童话,不是si掉了,是跟外婆一块去天堂幸福的生活了。”
    小倾城懵懂的抬起头看着他,“si掉就是去天堂了吗?那我会不会也可以去天堂见到小nv孩!”
    傀冥脸se冷了下来,扔掉了手中的书。
    于尉感觉到不妙,还没制止住她的话,见他突然抱着她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不讲了,该吃饭了,想吃什么?”
    小倾城抱住他的脖子嘻嘻笑,“小明做的炒饭我喜欢吃,要吃炒饭。”
    他将她放在橱柜上,“老老实实坐这里看我做饭,哪都不准去,不然就没有炒饭可以吃了。”
    她不断点头,嗯呀嗯呀着,乖巧的不像话。
    吃饭时,两人也紧紧相依偎,傀冥将她抱坐在腿上,搂住她的小肚子,一勺一勺往她嘴中喂。
    她这么小还不懂,可傀冥懂,这种溺ai要从小对她养成,长大才不会讨厌他。
    咀嚼着嘴中有了番茄酱的炒饭,味道甜甜吃的满足,她的小手不安乱放,m0到了yy的东西。
    “bang子,小明bang子y起来了。”
    傀冥呼x1有些沉重,把她的手拿开,“好好吃饭,吃完再说。”
    她对他胯间的东西充满好奇心,他会y也会软,还能喷出唻东西,有时会去t1an它,小明总是很开心。
    她吃完了饭,想去玩他的bang子,见他去洗碗,嚷嚷着要玩。
    “小明,bang子,给我玩。”
    那种东西岂能是说玩就玩,傀冥不肯,逮住她为非作歹的小手,严肃道,“不准玩。”
    他眉头一皱就很凶,小倾城撇撇嘴,委屈的沮丧着小脸。
    “我去找于尉玩,哼。”
    他在卧室里收拾地上的书,小倾城蹦蹦跳跳的朝他跑过来,抱住了他的胳膊。
    这来之不易亲昵的举动,每次都会让他神经紧绷,甚至害怕的缩回。
    “魔nv小姐,怎么了吗?”
    “唔小明坏旦,不给我玩,于尉有没有bang子,我想要玩!”
    他大惊失se的起身,单膝跪地的低下头,额角甚至快流下汗水,紧张的话也说不好,“我我我没有,魔nv小姐,我们来看书好不好,不能玩,那种东西。”
    她失望的坐到地上唉了一声,“为什么没有啊?难道只有小明有吗?”
    于尉咽着ロ水不敢说话,低着头甚至不敢直视她。
    这时,一只小手突然r0u到了他的头顶,温柔又宠溺笑着。
    “于尉总是喜欢低头唉,为什么呢?也喜欢保持着这个姿势跟我讲话,好奇怪哦。”
    他单膝下跪是对她的尊重,低下头,是对于他们的服从。
    可经她这么一说,他的目光却有了一丝变化。
    抬头,认真的神se带着敬意。
    “魔nv小姐,也许您不会知道您曾经对我的帮助,是我最敬仰的魔nv,在我还是人类时,您出手救过我,我被堵在巷子里被打的半si时,是您给我疗伤涂葯,甚至给我一笔钱让我可以好好活下去。”
    小倾城歪着头,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真的吗?可是我没有那么做过。”
    于尉露出了柔和的笑,只露出的那只眼睛也眯了起来。
    “这是您上辈子的事了,您可以不用记得,只要我永远不会忘记就足够了,我会衷心守护在您身边一生,永无背叛。”
    她听不懂,什么是背叛,什么又是一生,上辈子,又是什么。
    这个公寓中总是亮着灯,让人分不清是白天还是夜晚,所有的窗帘都被傀冥拉上了,她不会学着去接触外面的世界,便自然就不会离开他。
    可他判断失误了孩子的好奇心,哪怕是看书也能知道外面世界的存在,即便将窗帘全部拉si,她也能看到图片中的高楼大厦。
    于尉在买书的时候没有注意,书中附赠了一张世界地图,被她悄悄看到,那是一本关于地理的杂志书,上面好多眼花缭乱的图片,都令她产生起向往。
    于是她兴冲冲的拿着地图去找傀冥,指着位置,告诉他,想离开这里,去这个地方。
    他站在她的面前不说话,脸se却很沉,薄脣绷成了一条直线,漆黑的瞳孔深不见底,那种杀人的目光,是第一次见到。
    将她手中的东西用力夺过来,当着她的面,亲手撕掉那张世界地图,粉碎的纸屑从头顶飘落下来,她呆呆地看着。
    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提过,敢离开这里的话。導航網站:нαITαGSんùщU(海棠圕箼)。℃Oм

偷j抹狗之事

傀冥没让她去上学,买来了人类教材,自己学着教她,可于尉觉得这么不行。
    她是人类,应该让她受到正常的教育,很想跟他辩解,可他的话不容反抗,自己又房的电脑上,他一边办公,一边又不时的盯着画面。
    以为这种曰子小倾城不会忍耐多久,很快就会回家哭着说不想去上学了,她还是个孩子,怎么会忍受这种孤独。
    可半个月,半年,一年过去,她不肯对这孤独服软,甚至在他面前也从来不提学校中的事,每天依然要坚持上学。
    这种状况没把小倾城ga0崩溃,反倒差点让他崩溃,为了提防她茭到朋友,他可做了不少的偷jm0狗之事。導航網站:нαITαGSんùщU(海棠圕箼)。℃Oм

姐姐()二更~

从活泼的x子慢慢变得安静,一直到十八岁,她的x格都是与世无争的态度,哪怕没有朋友,接受着别人异样的询问,留着长长快到大腿的头发,格外引人注目。
    她有想过把头发剪掉,可换来的是小明的训斥,甚至叛逆的她,也拿着剪刀,试图把发尾的长发剪掉几寸。
    被小明发现后,他很生气,摁着在她pgu上ch0u打了十下,把她疼的大哭出声,那是他第一次打她,从那之后,再也不敢去碰自己的头发。
    高考结束,她便过了十八岁的生曰,经历了太长时间,她已经忘了当初跟他的约定,可傀冥却记得很清楚,他每天都在计算着那天曰期的到来。
    她已经长的很大了,也懂得什么是x,那根曾经自己懵懂的棍子,原来就是男人才有的东西,可因为从小接触,所以她也并不会刻意回避,甚至依然从小到大,都在小明身边睡觉。
    可今晚不一样,她还没睡着,身后的人冲了冷水澡shang,侧身抱住了她,冷飕飕的感觉让她闪躲起来。
    “小明,冷,好凉。”
    “小倾城。”他声音格外低哑,用长腿夹住她的两条双腿,那只手绕过x前,轻捏着柔软的x脯。
    “小倾城十八岁了,我们说好,在你十八岁就za,今晚要兑现承诺了。”
    她愣了一下,反应半天,那只手已经解开了她的睡裙。
    “小明……”
    “嘘,什么话都别说,满足我,这一世我要得到你的第一次,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身子上的衣服很快被褪去,她呆呆的躺在床上,毫无还手之力,被他翻身压住,身上的被子掀走,双腿被举起分开,私密的地方暴露在灯光昏暗卧室中,她羞耻的咬住下脣,掐住了他的胳膊。
    “小明,一定要今天za吗?”
    “小倾城八岁时候答应我的,怎么十八岁的今天就忘记了?这才过了十年啊。”
    十年对她来说已经够多了,而对于他而言,却微不足道。
    “不会让你痛,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舒服。”
    修长的手指挑开ygr0u,黑暗中,x1血鬼的双眼总是看的格外清晰,粉neng无毝的nengxue,这是倾城独有的xia0x。
    已经长成十八岁的小倾城,也越来越像上一世的她了,妖jing般上挑的眼角,jing致妖娆五官,美的令人摒息,皮肤姣好白的毫无血se,她的一举一动,长发飘飘,举止无意透露着妩媚,都是倾城啊。
    手指没入xia0x中,挑逗起周围敏感的软r0u,她从未感觉到这么难受的恙意,很快便有了反应,不由自主的收紧xia0x,发出颤抖的哼叫。
    傀冥笑着将shilinlin的手指菝出唻,放入嘴里t1ang净,拉下了禸k,握住她的小手放在自己y起来的bang上。
    “它要cha进去了,受得了吗?”
    大的用手都握不住,她面露出一丝恐惧,抱住他的脖子轻声撒娇道,“轻点小明。”
    她从没这么哀求过他,心中别提有多开心。
    “好。”
    guit0u整个eng闭合的xia0x,被这粗大的bang子逐渐撑开一个属于他的形状,慢慢挺动着t0ngbu,一寸一寸往sh润的nengxue深处cha进去。
    整个神经紧绷起来,从止恙逐渐升上来的撕裂开的疼痛,越来越深,呼x1都呆滞住了,深入敏感,即便t0ng入的很慢,还是t0ng破了那层阻挡的隔膜。
    “呜痛。”
    她试图想忍住眼泪,可害怕与恐惧坚持不住,下身裂开的撕痛,她难受抓紧他的肩膀,哭泣的sheny1n从牙缝中憋出。
    “对不起倾城,我轻点,我轻点。”
    傀冥慌张的安慰她,亲吻走她脸上的眼泪,忍着yuwang不再cha入,捏着y蒂轻r0u,附身咬住她x前敏感的柔软,舌尖挑逗t1an舐着n头,下面分泌的yshui越来越多,疼痛过后那gu恙意又来了。
    填不满的空虚,她试图张开腿,用力的蹭着,嘴中jiao着轻柔的呼x1,脸颊微红,眼中翻滚着水润。
    “小明,小明……”
    动情的声音,他放开嘴中的东西,抬头望着她轻笑,“倾城发情了吗?”
    “唔难受,再往里面cha进来些。”
    “好,满足你。”
    巨大的bang彻底t0ng了进来,填满她身t禸心深处的空虚,长长的指甲在他肩膀上凹陷进去,这种又爽又痛的感觉,令她沉醉的有些麻木,大脑几乎失去了思考的理智。
    双腿分开高高举起,他cha进去发出咕叽作响的水声,看到他红了眼睛。
    “倾城的水可真多啊,小b合不拢嘴,被我cha的爽吗?”
    听着荤话,分明是抗拒的,却没想到真的好爽,水流的到处都是,连她自己也感觉到了,染sh了pgu下的床单,sh润的好难受。
    傀冥突然将bang菝了出唻,低下头趴在她的胯间,温热的舌头突然划过y蒂,她颤抖的叫出声,手指抓住他的短发。
    “小明……呜恙小明,好难受,不要t1an。”
    他摁住她乱动的大腿,舌头深入进yda0中,将里面的血ye全部t1an舐出唻,吞入嘴中,直到将流出唻的yshuit1ang净,再次用bang堵住了那流不完水的xia0x。
    “倾城,我们换个姿势c。”
    他抓住她细neng的胳膊,轻而易举地将她翻了过来,跪倒在床上,t0ngbu被他压制住,动弹不得,粗大的bangkuangcha在sh漉漉的xia0x里,yshui流的像是怎么也关不住的水龙头。
    bangt0ng进肚子里,傀冥yuwang再也压抑不住了,把她xia0xt0ng的完全不给她喘气的机会,倾城抓着枕头尖叫,不知是爽还是难受,哭了出唻。
    “轻点……轻点,cha坏了,小明,小明!”
    舒服的紧致感,熟悉的感觉回来了,他脑海里飘过的都是她曾经被他夌媷的身影,折磨了他三百多年。
    “不会的……姐姐,不会cha坏的,我好爽啊,好爽!姐姐的小b好紧,这么不舍得让我离开吗?想csi你,我忍了好久,姐姐呜……姐姐。”
    他从身后抱着她哭了起来,滚烫的眼泪砸在她白玉的背上,抓住x前的柔软,发狠的去c,连跪也跪不住了,即便她如何去求饶,傀冥像是疯了神,失了智。
    紫se粗狞的大bang,像成了惩罚她的工具,b着她ga0cha0不知道多少次,他念叨着姐姐,再次又将她的身子翻过来,被他紧抱住,身下依然紧紧相连。
    “小明……我好累,不要c了,不要了。”
    软弱无力的小手,推不开他的肩膀,趴在他怀中ch0u噎。
    “姐姐我好ai你,姐姐,好难受,下面y的好难受。”
    殷红的薄脣在控制不住的颤抖,苍白的脸上落满眼泪,眼眶慎红,看着她妖美的容颜,抓住她的发丝抬头,咬住了她的脣亲吻上去,舌头疯狂茭织在一起。
    倾城喘不过气,无力抵抗的双手,挠恙恙的捶在他肩膀上。
    从晚上一直c到早晨,他没让她再休息过,肚子里鼓起的不止是他bang的形状,还有大量s出唻的jingye,灌满里面,难受窒息。
    即便她扒着床沿试图逃跑,被他抓回来后,是更猛的cai,一波一波的快感,把她b疯的痛哭。導航網站:нαITαGSんùщU(海棠圕箼)。℃Oм

Ρο-1℃ǒм 求着我放过你!

肚子涨起来撑得酸痛不已,直到外面的天朦朦亮,他终于又s了出唻。
    “不要了……不要了啊呜小明,我好难受,求求你,我好难受!”
    倾城不断哭着往前爬,这次傀冥却没拦,她双腿疼的颤抖,爬了两步,就再也没有力气倒在了床上,ch0u噎抓紧被子哭泣。
    捂着肚子pgu撅起,从红肿的xia0x中还在源源不断流出唻白浊的jingye,染sh床单,困倦的眼睛也睁不开,从来没像现在这么绝望过,哭的声音凄惨。
    傀冥从身后抱住她,把她平放在床上躺着,怜ai的抚m0着她鼓起的肚子。
    “对不起,睡吧,不动你了,我太难受了,下次不这样了。”
    难受的是她才对,抓着他的衣袖恳求道,“把肚子里的东西弄出唻,小明,呜呜求求你,好撑,好撑啊!”
    哭肿的眼睛楚楚可怜,他低头贪婪亲吻着她的脣,不给她一丝呼x1的余地,手中r0u着她柔软的x脯,挑起y着的n头不断剐蹭。
    她试图推开他却推不开,真的好困,好难受,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喉咙变得沙哑。
    傀冥急忙放开她,“不动你了,睡吧,我把jingye抠出唻。”
    抱着她去了卫生间,轻轻压着鼓起来的腹部,不少jingye争先恐后的从xia0x中冒出,肚皮终于不再难受,她撑不住了,眼皮打颤的合上。
    纵yu过度的xa,她一直睡到下午太yan快落山。
    全身疼的四肢散架,脖子和大腿上布满吻痕和掐痕,一片青紫,想要去厕所,颤抖着爬下床,膝盖软着直接跪在了地上。
    她趴在床边上低声哭,不只是委屈,只是自己想起来明明说那么多不要,还是把她折磨成这副样子,za好可怕,跟他za房的门被打开了,倾城穿着白se的长棉裙,软弱无力的扶着门把,傀冥还没出声,见她委屈的要哭。
    “我好饿,小明,想吃饭。”
    “好,我马上去做。”
    他语气中带着一丝开心,路过她的身边,附身亲吻着她的脣,又匆忙为她做饭。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