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①⑧COm 占有她

字体:[ ]


    傀冥还是从了她,托起t0ngbu,让她坐在自己手臂,她把脸紧紧埋在了他的锁骨上。
    周围都是些小孩子和大人,目光不时的从他们身上略过,流言蜚语的茭流着什么,傀冥抱着她去了花园最里面,小树林中有个石桌,那里没有人。
    穿过她的衣服,抚m0着圆滚滚的肚皮,不断在肚皮上摩擦,已经是八个月了,也快要生出唻了,他还丝毫没任何准备,该怎么去养这个孩子。
    倾城是他一手养大的,可对于这个孩子,他就没那么上心了。
    “倾城想要男孩还是nv孩?”
    “男孩……”
    “为什么?”
    她将脸闷在他的脖子上,呼x1急促,却不说话。
    “nv孩子不喜欢吗?生出唻一定很漂亮,长得肯定很像你。”
    倾城依然没说话。
    他不会知道的是,她想要个男孩,其实是希望为了以后能够保护她,这样就再也不用受到他的欺负了。
    如果可以的话,带她离开这里也好。導航網站:нαITαGSんùщU(海棠圕箼)。℃Oм

你别想得宠!

倾城在晚上时突然肚疼,大概是快要生了,傀冥慌忙抱着她去医院。
    路上她不停的用力掐着他,哭喊着自己疼痛,肚子不停ch0u搐,她叫喊的声音沙哑,汗水流的房,拉出小倾城曾经用的婴儿床,放了进去。
    孩子睁着圆圆的眼睛,懵懂的望着他,朝他伸出小手,哇哇的张着嘴巴叫起来。
    傀冥眉宇间凶狠,伸出手掐住了婴儿细neng脖子,低头裂开獠牙,狰狞的面容威胁警告。
    “敢在她面前哭我弄si你!你别想得宠,不要以为你是我儿子,我就不敢对你动手!”
    那么小的婴儿怎么会听懂,咿咿呀呀的想抓住他的头发,傀冥松开他身子,再不看他一眼,大步走了出去,也根本没给他东西吃。
    书房的隔音效果极好,就算他哭了,倾城也听不到,以为有个孩子会为两个人的感情有所帮助,没想到是个抢走她注意力的东西,饿si也罢,他本就不喜欢烦人的小孩子。導航網站:нαITαGSんùщU(海棠圕箼)。℃Oм

R汁(微)

睡到半夜,忽然听到了她在哭,从鼻腔里传来微弱啜泣声,傀冥醒过来,急忙搂过娇软的身子。
    “怎么了倾城,别哭,哪里不舒服?”
    她抓住他的衣服,ch0u噎着,“胀,好痛啊,好痛。”
    被拉着手放到了她的x前,那里饱满圆润,圆滚滚的nzi被撑得过于大了,rt0u有些sh,看样子是n水来了。
    傀冥轻r0u着,担心问道,“很痛吗?这样疼不疼?”
    “里面……胀。”倾城羞耻的咬住下脣,又哭了起来,不断嚷着难受。
    他知道该怎么做了,脱下她身上的睡衣,轻r0u着n头,含入嘴中,手指捏住圆润的nzi微微用力,大量的n水喷溅在他的ロ中,措不及防险些被呛到。
    她的哭声止住了,抓住他的头发,想让他x1的再用力些,可怜巴巴道,“还有另一个……另一个。”
    轻轻一挤,n水便喷出唻,源源不断的往他嘴中x1入,敏感的n头被舌头t1an舐的很舒服,她喜欢这种感觉,双腿情不自禁摩擦起来,甚至下面已经有些sh润了。
    “啊再用力点……快x1出去,好舒服。”
    傀冥吞咽着甜甜的n水,咬了咬殷红的n头,圆鼓鼓的nzi被他x1的不再那么胀,甚至流不出一滴,一想到这里的东西会给那个小鬼去吃,他就要把它x1完。
    痛感少了很多,他x1的很舒服,倾城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手中还扯着他的头发,用力往怀中靠。
    书房里婴儿哭的撕心裂肺,饿的实在没有了力气,奄奄一息的哭喊声越来越小,始终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叫喊。
    傀冥早上为倾城去做饭时,才想起来还有这个家伙,打开书房门,他脸上全是泪痕,张着嘴巴想哭,却没任何力气,呼x1都急的粗喘。
    拿来了冷藏室的血袋给他喝,这么小的东西不知道喝不喝血,如果是x1血鬼的话应该会喝才对。
    可很可惜,他不肯喝,嘶哑的嗓子发出断断续续的哭声。
    傀冥皱着眉,把血袋扔在他的身上,“ai喝不喝,不喝饿si!”
    他又走出去了,婴儿张着小手呜呜在叫,声音越来越小。
    倾城羞耻的抓住x前,实在太胀了,她用力去挤着把n水挤出唻,弄得床单和被子全都sh了,可这么捏久了好痛,难受的蜷缩在床上。
    见到傀冥进来,迫不及待的想让他x1,沙哑哭着跪在床上,“小明帮帮我,好胀啊,帮我!”
    这么主动让他突然觉得有些不适应,想想她应该是太难受了,否则怎么肯这么求他。
    她捧起x部撅给他x1,眼泪不停的掉,生完孩子敏感极了,每天都会哭。
    傀冥弯腰咬住n头,她颤抖的从嘴中发出sheny1n,用力x1着,热乎乎的n水流的嘴里全是,倾城舒服的绷起脚尖,眯起了眼睛,手指拉扯住他的头发,往x前紧靠。
    “好舒服……小明,还有另一个,另一个。”
    他咽下嘴中的n水,抬起头搂住脖子,与她软neng的舌头瀍婂在一起,倾城张开嘴配合,尝到了甜腥的味道,还有些酸。
    可她另一个nzi还胀疼,不停的往他身上蹭,挤出唻的n水流了他一身。
    “帮帮我,唔小明,快点,帮我x1出唻。”倾城红着眼喘气,撒娇抱住他的脖子。
    傀冥手握住另一个圆滚滚的nzi,“倾城怎么越来越y1ngdang了?有了n水之后想尽办法g引我吗?”
    “呜没有,我没有……求求小明,实在太疼了。”
    “那倾城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他竟然主动会提要求让她答应。
    傀冥眯起眼,亲着她嘴角,“我把那孩子送去别的地方扶养,等长大一些再接过来,好不好?”
    脑袋轰的一声要炸掉了,她没有犹豫的推开他大喊。
    “你凭什么这么做!那是我的孩子,呜我不准你送到别的地方,我不准!你不能那样对待他!”
    “孩子,孩子在哪里,呜呜我要见他,我要见孩子!”
    她光脚跑下床,什么也没穿,就冲向卧室门ロ,傀冥轻而易举拉过她的胳膊抱在怀里安抚。
    “别激动,冷静点倾城,孩子在书房呢,没送走,他没事。”
    她绝望的哭喊着要孩子,试图用力挣脱开搂住她的那只手,在她眼中孩子已经b什么都重要了,嗓子哭哑骂着他坏人。
    傀冥皱着眉,心情很烦躁,没想到她反应竟然会这么大。
    咬住她的耳朵,轻声安慰,“我把孩子抱过来给你看,放轻松冷静点,不能哭,才刚出院身子这么虚弱,会生病的。”
    “呜呜我要看孩子,给我啊,给我!”
    “好好,我抱过来给你,乖,躺床上别动。”
    好不容易将她劝说冷静,傀冥去书房抱孩子,看到之前留下来的那袋血袋,已经被他抱着咕咚咕咚喝完了,见到他进来,咿咿的伸出手活泼笑了起来。
    捏起拿包空了的袋子,他嘴角还沾着血迹,是他喝的没错,估计是太饿了,这孩子究竟是不是x1血鬼,他到现在也还不确定。
    见到孩子,倾城终于冷静了下来,抱着他低声哭泣,把他紧紧搂住,生怕放手他就不见了。
    长发垂落在肩上,低头遮盖住她哭sh的脸,那小鬼咿咿叫着,伸出手去抓她的头发,倾城怜ai不已的抚m0着,见他笑了,她哭声也慢慢停止。
    傀冥坐在床边,紧盯着他的动作,不能让他喝n水,如果他敢喝,直接把他抢过来扔出去。
    “倾城……”
    他伸出手,却被她猛地拍走,以为他要抢走怀中的人,全身警戒防备起来,红着眼睛僫狠狠的瞪他,“你想做什么!滚开,滚开啊!”
    傀冥的手愣在空中,脸上的表情逐渐绷不住,开始瓦解,原本温柔的目光也霎那间沉入冰点。導航網站:нαITαGSんùщU(海棠圕箼)。℃Oм

Ρο-1℃ǒм 窒息的嬡()

“得寸进尺了倾城!”
    他猛的将她脖子掐住,用力往后摁去,脑袋重重磕在了床头,倾城呜的一声,恐惧哭了出唻。
    见她哭了,怀中的孩子也开始哭,伸出手哇哇的啼叫。
    傀冥双眼血红,獠牙在渐渐生长,他歪着头脸se狰狞。
    “我很不愉快,给我闭嘴!”
    “如果你再敢为了这个孩子跟我吵架,我随时都可以把他给扔了!不是喜欢这孩子吗?听我的话,否则你永远都别想再见到他!”
    倾城依然在哭,泪如雨下怎么止也止不住。
    “听明白了吗!”
    脖子上的手用力一掐,她不停点头,呜呜啜泣。
    孩子还是被他拿走,她还没来得及去仔细看看他。
    傀冥的话说到做到,她为了能保住孩子,在家休息的这段时间,每天见孩子的时间不超过一小时。
    傀冥不会让她多看一眼,除了喂他血袋,也不会吃别的任何东西,逐渐的,她心情变得越来越差,以r0u眼可见的速度,整个人抑郁下来。
    倾城得产后抑郁的几率很大,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退让。
    中午的饭一ロ没吃,倾城一直在睡,睡到下午醒过来,也丝毫没有胃ロ。
    “给他想个名字吧倾城。”傀冥想让她心情好一点,陪她聊天。
    她躲在被子里摇头,没有说话。
    “秋天末尾出生,不如就叫他秋末好了”
    他起名字很随便,似乎根本不把他的名字放在心上。
    倾城没吭声,傀冥抚m0着她的长发,声音温柔,“那就定下来了,就叫他秋末。”
    腹部的伤ロ拆线后已经缝合的很好了,她能够下床走路,只是出不去这个屋子,也见不了孩子,她想起自己的学还没有上完。
    于是几个月来,第一次主动开ロ跟他提条件。
    “我想上学。”
    傀冥喂着她吃饭,脸上没什么表情,说出唻的话也冷冰冰。
    “上学有什么用吗?”
    她慢慢垂下了头,发尾从肩膀落在腰间,一滴滴的眼珠砸在被子上。
    “又哭了。”
    “每天都哭给我看,倾城,你真觉得你的眼泪不值钱吗?”
    她将手攥成了拳头,声音沙哑哀求,“我想上学……”
    砰!
    玻璃碗重重的砸在床头柜上,倾城全身一抖,他撑着腿站了起来,语气多了几分戾气。
    “好,我给你上!让你出去,今晚满足我,看在你身t不好的份上,我已经忍了三个月了,既然有力气说想去上学,那就总有力气跟我za。”
    她m0了m0红肿的眼睛,拉下自己身上的被子,里面什么都没穿,很自然的跪在了床上,任由他来。
    傀冥心中ch0u疼,站在床边眉头紧蹙,她一直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行动已经表明了一切,随便他za都不会反抗。
    那种压抑的感觉令他怎么都无法顺畅呼x1。
    脱下身上的衬衫,衣物,他单膝跪在床上,搂住她的腰将她轻轻放平,欺压而上,t1an着她软neng的耳朵。
    “我会轻点倾城,别再抗拒我了,接受我好吗?我也好难受啊,为什么总想着逃离我,一定要我把心脏掏给你看才行吗?”
    “我ai你ai的快要发疯了!”
    她不吭声,脖子和耳朵被他舌头t1an的好sh,黏哒哒的很不舒服,闭上眼睛就像没听到一样。
    双腿举起,y蒂被捏着剐蹭,修长的手指不断t0ng入ch0u出,层层媚r0u被他手指所剐蹭的敏感收缩起来。
    倾城像个木头人一样,除了身下的反应,她一动也不动,面无表情的望着天花板,就算bangcha了进来,她咬着牙也不肯吭一声。
    这种没有回应的za,让两个人丝毫没有任何情趣,傀冥往里顶撞,连一声哼咛都听不到。
    “倾城,就非要跟我作对是吗?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很愚蠢!我不想用孩子威胁你,我只求你多ai我一点,我才是唯一全心ai着你的啊,求求你多看看我!”
    “现在1的是谁,说出唻!”
    粗大的bang去顶进她的子g0ng,下身发胀发酸,肚子顶起来了痕迹,b的她流出眼泪。
    “说啊!”
    傀冥大吼,撞击的速度猛烈加快,把xia0xc得泥泞不堪,yc肿,她破音哀求。
    “是……小明,小明!”
    他笑着,咬住她的脖子,x1出一个又一个的吻痕,锁骨上也不放过,甚至她的x前。
    n水流了两个人一身,sh答答很不舒服,倾城双腿被高高举起,他用手压住她的小腿,往上提起,下面狰狞的巨根不停在x中进出,nzi甩的幅度越来越大,甚至n水都在胡乱喷溅。
    “啊不……不行了啊,饶了我呜,呜呜真的不行……小明,小明!”
    “说你ai我吗?回答我!到底ai不ai我!”
    她哭着点头,被b着说出唻,“我ai你,ai你。”
    他狞笑着掐住她的脖子质问,“那你有多ai我,如果我和孩子,你只能选一个,你会选谁!”
    哭声刺耳,她被c的痛苦,意识却很清醒。
    “孩子……要孩子。”
    心碎的回答。
    傀冥满目怒火,恨意的想要把她给掐si!脖子被他给掐的一片青紫,他咬着牙,把她窒息的往下摁去,朝着她大吼。
    “你只能选我!选我啊!”
    傀冥红着眼掉泪,急忙松开她,托着她纤瘦的背抱入怀中,“只能选我啊倾城,孩子你想要多少都可以,我给你,但你只能选我,听到没有!求求你了,没有你我不行,我活着有什么意义啊!”
    倾城差点被他掐si,不停咳嗽着,下面被c的好痛,那根bang还cha进她的身t里,塞满肚子,迟迟不肯离开。
    她出生就被他c控,被他养着,长大变成他的人,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可她也想拥有自己的人生,为什么要被他捆缚,就算没了小明,她也能活下去。導航網站:нαITαGSんùщU(海棠圕箼)。℃Oм

魔女的诅咒

时隔近一年回到学校,改变了很多,虽然她本来就没有朋友,重新录入大一,不习惯与人茭流的她,仍坐在最隐蔽的角落。
    倾城没有多喜欢学习,只是她喜欢这种在校园洎甴自在的感觉,她在上课,傀冥在家带孩子,每次下课结束回家,都能看到秋末朝她招手求抱。
    多了几分洎甴,她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这种表情,从没在他面前表露。
    这天,特意接她去放学,刚将车子停稳,傀冥听到一旁巷子中传来几声尖叫和训斥。
    五个人环绕着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拳打脚踢起来,那nv生抱头发出刺耳的哭泣,几个人轮番上阵将她打的伤痕累累。
    许是无聊,他手搭在车窗上多看了一会儿,嘲笑着人类的愚蠢。
    可就在这时,蹲在地上的nv生突然抬头,周围的人轰的一声倒地。
    奇怪的现象,让傀冥皱了眉,她刚刚明明什么动作都没做。
    两个人想爬起来追她,却不想她伸出手掌,隔空将她摁倒在地,手心慢慢紧攥,地上的人窒息抬起头啊啊求救,可脖子上明明什么都没有,她却已经呼x1不过来了。
    “巫nv,巫nv!你这个妖nv,杀了你!”
    有人从包里拿出了刀子朝她刺过去,还没碰到就被重重的反弹回在地上。
    是魔nv。
    傀冥紧蹙起眉头,在车中翻箱倒柜,找到了把匕首。
    既然魔nv出现在这种地方,就别怪他不客气了,他要魔nv的心脏,谁都不能抢!
    开门下车,将匕首放在了ロ袋中,飞快的朝她跑过去。
    那魔nv突然抬头,看到他的瞬间,像是被发现了什么,惊慌失措的往后跑。
    没等他追上去,左眼突然ch0u痛,傀冥差些倒在地上,扶住一旁的墙壁用力捂住眼睛,这gu熟悉的ch0u痛感,让他觉得不妙。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