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①⑧COm 占有她

字体:[ ]

灭门

“长生者?”
    “介于人类和x1血鬼之间的存在。”
    他站了起来,对她笑着说道,“我很讨厌傀冥的存在,我希望他si,你讨厌他吗?”
    倾城愣住,表情都呆呆的,看的他不禁一笑,“可ai的小家伙。”
    “你……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讨厌他?”
    “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难道不需要吗?”
    男人挑眉,又一次蹲了下来,他的k子很长很宽松,拖到了地面,却没染一点灰尘。
    “那我告诉你,他杀了我的外婆,尸t找到的时候,是被x1g血而si,那时候附近出没的x1血鬼,只有傀冥一人,所以我讨厌他,并且想要杀了他。”
    倾城摇头,“你这话说的太离谱了,你怎么知道就一定就是他杀的人?万一是别的x1血鬼呢!小明从没杀过人,我见识过其他x1血鬼的可怕,但小明不是。”
    “小丫头。”他脸se变得不悦,“涩婆婆可是你上一世最好的朋友呢,现在说这话,不觉得对她太过分了吗?傀冥杀人的时候血腥着呢,他杀了不止一个!”
    “不是的,你是不是误会了……”
    “算了,看来你也不希望他si,对吧?”他发出一声鄙夷的讥笑,“我还以为你也很希望他si掉呢,所以才来找你出谋划策,不过看样子是我想多了,那再见了。”
    他冷漠的丢下花瓣起身,从矮围墙上翻了出去,倾城低头看着被他扔下的花瓣,已经掐出了花汁,萎缩在一起丑陋不堪。
    傀冥回来的时候,满身血腥味,倾城接过他怀中抱着的秋末,看到他衣服上也染上了血ye。
    “怎么有血,你去g什么了!”她满眼惊恐。
    傀冥多看了一眼她的表情,“这么害怕做什么,不过就是给他喂了点血,这孩子一直哭,只能给他喂血喝。”
    倾城怀中紧抱着孩子,跑去了二楼。
    她原本打算想将碰到那个男人的事情告诉他,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瞬间没了这个打算。
    他真的杀人了吗?那个男人所说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如果真的要报复他,该怎么办。
    傀冥看到她坐在床边发愣,又转过头,问道他。
    “小明,你不是永生的吗?那你会被人杀si吗?”
    “问这个问题做什么?”
    “只是,只是好奇。”
    他走过来,慢慢b近她,弯下腰来,整张脸在她面前,面无表情的神态尤为恐惧。
    “怎么?倾城想杀了我?”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是吗?那还真是可惜啊,不过就算倾城想杀我,我也si不了。”
    他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心脏上,皱着眉,“这里可是永生之躯,我试过很多种办法都没办法si亡,不如倾城来帮我出出主意,怎么样才能让我si掉?”
    “不是的,小明你误会了,我没有想要杀你,真的没有!”她用力的把手缩回来,着急解释,怕他误会。
    傀冥笑着,慢慢放开她的手。
    “就算你想杀我也情有可原,si在你手里,值了。”
    近些天,x1血鬼族的禸讧严重,想要叛变的人都被他杀光了,族禸三百个x1血鬼,杀的只剩下两百整。
    他向来不在意x1血鬼后代,反正也不是什么好貨se,繁衍出唻的后代又能好到哪里去。
    可傀冥却发现,x1血鬼以他料想不到的速度在快速减少。
    他回来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几个虎视眈眈盯着他位置的x1血鬼也开始收敛,随着g0ng殿中出没的x1血鬼越来越少,他才终于发觉了不对劲。
    “只有这么多吗?其他都在哪里!”
    大厅中所剩不多,连一百个x1血鬼都不到,原本随处都能见到x1血鬼的g0ng殿,此刻寥寥无几,他们穿戴着遮yan的披风,低下头四处茭谈,苍白的脸上啩着害怕。
    傀冥拍凳站起,拧着眉头,步步迈着高阶往下走,大门g0ng殿突然冲进来一个衣衫不整的x1血鬼,跌倒在地上,恐慌的指着外面。
    “少主……少主,山下的大坑里,发现我们很多同胞的尸t!”
    山下悬崖边有个自然形成的坑洞,周围全部都被绿植遮住,从悬崖往下看去,透过树枝的缝隙,可以明显看到里面横七八竖躺着很多si亡的x1血鬼g尸。
    傀冥低头往下看着,周围的x1血鬼窃窃私语,害怕的绷紧神经。
    他看的毫无感情,脣角冷漠的g起。
    看样子,有人想让他x1血鬼族灭门啊。
    “少……少主,我们该怎么办!”
    他回过头,妖孽的面容格外清冷,话音训斥,“不想si就都给我冷静点!把这尸t全部埋在这儿,从现在开始不准踏出g0ng殿一步,我倒要看看,是哪个蠢貨敢来挑衅我。”
    队伍的末尾,一个男人抬起帽子,嘴角裂出狂横的笑意,尽是嘲讽之se。導航網站:нαITαGSんùщU(海棠圕箼)。℃Oм

跟我走吧,小倾城

即便他下达了命令,一个晚上,g0ng殿中数十名x1血鬼被毒气毒si,巨大的恐慌笼罩在这里,谁都不想si,四处逃窜,以为只要出了g0ng殿就不会si。
    一时间,所剩无几的x1血鬼再度蒸发。
    “愚蠢。”
    傀冥踹向桌子,面前仅剩下五个x1血鬼族的同类,这已经是快要灭门了,究竟是谁,知道杀不si他,竟然来ga0他的同类。
    “那,少主,我们该怎么做。”他们已经做好si亡的准备了,眼下除了等si,没别的法子了。
    “你们几个,报团在一块就是给他一起杀,分散开在g0ng殿中,我会一个个去找,不想si的话就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
    夜晚是x1血鬼最频繁出没的时间,此时空蕩的g0ng殿却了无生机,月se漫照在长长的走廊,稳重的脚步声,步步回响在空寂的走廊中。
    傀冥一袭黑se长袍,带着帽子面se无常往前走去,月光折s地上映着他的影子,垂眸,浓密的睫毛轻颤,在下眼睑打出一片y影。
    脚下的影子多了一个,他g出了笑。
    继续若无其事的向前走着,那身后的影子越来越快,竟可以做到脚步无声,直到马上就要接近他身后时,影子却突然停住,似乎是愣了一下。
    傀冥拧着眉,脚下的速度放慢,影子消失了。
    他二话不说转头看去,空空如也,孤独的月se下,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有地上飘着一张刚刚落下的白纸。
    捡起来,上面清楚的写着一句话。
    【灭了你族,下一个轮到的,就是你儿子】
    肤se苍白的手背上绷紧出青筋,他脸se难看到了冰点,柔软的白纸在他手中不堪一击被捏碎,发出低恐的笑声。
    他回来的很早,倾城今天不用去上课,r0u着刚睡醒的眼睛,看到他抱起婴儿床里的孩子。
    “小明,你要做什么?”
    傀冥看着她,“我要把孩子送去别的地方了。”
    她一愣,果断下床要从他怀中抢过秋末,“你凭什么这么做!我说过了这是我的孩子,我不准你送去别的地方,秋末不能跟你走!”
    “倾城,倾城你听我说。”傀冥抓住她的手,好让她激动的情绪冷静下来,“现在有人已经灭了我的族门,下一个针对的就是这孩子,你根本没办法保护好他,你也会有危险,你放心,孩子还会带回来的,我向你保证。”
    她急的哭了出唻,“我不要,我不要啊!为什么你要把他送走,为什么你不能保护他,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对不起。”傀冥心疼擦着她的眼泪,“如果遇到危险,我肯定会先保护你,孩子不行,等这里安全了我就把他接回来,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他有事的。”
    她哭闹的再厉害,傀冥仍然执意要将他带走,秋末伸出手,朝她哇哇的举起手心,叫说着不清晰的话。
    “妈…妈妈,哇妈妈。”
    傀冥拿过毛毯将他盖好在怀中,低头亲吻着她的脸颊。
    “等我回来倾城,很快,我向你保证孩子不会出事。”
    他刚走没多久,别墅院子中又出现了,上次进的那个男人,自称自己是长生者。
    倾城刚哭过,眼睛红红的,看起人来软弱无力还很凶,男人穿着很宽松的白灰se唐装,一身英姿飒爽,站在她的面前递上纸巾。
    “看样子,他也不怎么样,能让你哭的这么伤心,是做了什么事吗?”
    “是不是你。”
    “嗯?”
    “你灭了x1血鬼族,是不是你!”倾城步步紧b上前质问。
    “此话怎讲?又何来证据?”
    倾城一眼看穿他的伪善,虚伪透顶。
    “你杀不si傀冥,就杀他族人,族人灭完,是不是下一步就要轮到我了?不如现在动手,你杀了我,他一定心疼si了,肯定会达到报复他的目的。”
    男人双手背在身后,微微眯起了双眸,渐渐的,嘴角g起了笑。
    他的脸没有那么棱角分明,脸颊柔和圆neng,带着温柔,不明不白的笑意,也格外瘆人。
    “其实,我倒是有这么想过。”
    低下头,b近着她的脸孔,轻声对她说道,“可你毕竟是魔nv小姐的转世,我下不去手啊,这么可ai的人类小丫头,想到你是倾城,我就喜欢的不得了。”
    “别碰我!”
    她用力将他的手拍开,恼怒瞪着他,“那你为什么要动我的孩子,你凭什么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全都是你因为你,他把孩子带走了!”
    男人毫不费力将她挥过来的手掌拽住,轻而易举的翻折进自己的怀里,低头趴在她耳边笑道。
    “还不明白吗?我就想针对傀冥,那也是他的孩子,只要我杀了也能报复,不过经你这么一说,你倒更有用一些,现在他的族门都被我灭光了,孩子我也找不到,不如先拿你开刀吧。”
    “我不杀你,可用你来威胁他,简直绰绰有余。”
    倾城反手掐住他的衣领,攥紧拳头对准他的眼睛要砸下去,却被他早已看穿动作,紧紧握住她的手腕,力气很大,疼的她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没人跟你说过,长生者很聪明吗?区区一个人类,不会真以为你能打过我吧?”
    他噗嗤笑了,“真可ai,跟我走吧,小倾城。”導航網站:нαITαGSんùщU(海棠圕箼)。℃Oм

χγцsんцщц⑥cδм 你说过不会杀我的

男人名字叫褚正,他就住在这个郊区小镇上的一栋居民楼房中,这里已经很破了,楼梯走起路来都是吱吱作响,50平米的屋子中,放满了东西,根本下不去脚。
    “别站着啊,过来坐。”他招招手,冲她又一次露出虚伪的笑。
    倾城只管站直不动,“你把我绑过来,不怕傀冥杀了你吗?”
    “不怕啊,不然我绑你做什么?”他慢悠悠的在给自己倒茶,香甜的绿茶味道弥漫在整个屋子中。
    “我知道我杀不死那家伙,但是我拿走了你,还灭了他的家族,已经解我心头之恨了,我活的时间也挺长了,就想做一下死怎么了。”
    倾城皱眉,“你该不会是想借我之手,让傀冥杀了你吧?”
    “噗嗤,你说话真有趣,谁会无缘无故想死呢?我就是活的时间再长,还有一百多年的寿命呢。”
    他仰头喝茶,姿势一点也不优雅,这人看起来举止投足都散发着一股温柔的礼仪,但实际上远比想象中的差距很多。
    他盘腿坐在了榻榻米上,胳膊撑着桌子,托着脑袋,笑眯眯看着她,“好了,那我们来猜猜看,他什么时候能找到你呢?”
    他的笑容给她了一个不祥的预感。
    倾城蹲在门ロ,脚也麻了,她不敢自己一个人走出去,这个男人,把她抓过来的时候力气可凶了,万一逃了恐怕会对她动粗。
    褚正拍了拍身边刚刚收拾好的位置,“过来坐啊,恐怕还要等一会儿呢,我特意在你家里给他留的线索,起码要一个小时才能找到你吧。”
    她不吭声。
    “小倾城,不如我们来聊聊天吧,我告诉你,傀冥是怎么得到永生的,你猜猜他为什么要得到永生?这些你一定还不知道吧?”
    倾城对他的话多了几分兴趣,她也曾经好奇过,不过没有人告诉她。
    “好啊。”
    她站了起来,朝他走去,坐到了他的身侧。
    然而就如他所说。
    那壶茶烧了一个小时,茶底都烧千了,褚正将火吹灭,突然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拉起来。
    倾城听到门外楼道中传来的急促脚步声。
    房门一个接一个的被踹开,下一秒,面前的大门突然往前倒下,掀起一片灰尘。
    傀冥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外,怒不可
    ο1㈧ɡcοм遏的表情嗜血般可怕,手中紧握着那张留下线索的白纸,手背青筋暴起,步步紧B着走进来,脸脃让人不栗而寒。
    褚正见识到他这副模样的可怕,笑着说,“不用这么紧张,你杀我外婆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过,我灭你族门,当然也感觉开心。”
    傀冥踏进房间,脸脃沉入窟底,“灭了我族门随你,可你抓我的人什么意思!本来只想着把你杀了,没想到看样子得把你大卸八块了。”
    “嗤,瞧瞧,还说他没杀过人吗?这副模样哪里像没杀过人的?”
    倾城屏住呼吸,想要走去他的身边,试图甩开褚正的手,“你放开我。”
    他用力将她拽过来,用胳膊遏制住她的脖子,不知哪里变出的刀子,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冰凉的刀刃,触碰皮肤的瞬间,她感觉到皮肤被划出一丝血ロ,惊恐瞪大了眼睛。
    “把她给我放了!”傀冥怒吼,双眼血红,从脖颈间慢慢绷起的青筋,蔓延到耳根后。
    这是她很少见过的怒火,此刻被吓的僵直,脖子上的那把刀,一用力就会将她割断。
    “果然啊。”褚正笑着,“只有这样才能威胁到你,早知道莪千嘛要灭你族门呢?直接来杀了她不就好了?”
    倾城忐忑不安的,张着颤抖的脣道,“你说过……不会杀我的。”
    “小可嬡,傻话你怎么也能信呢?真是单纯啊。”
    “不,不要。”
    傀冥情绪崩坏,咬着牙齿怒问,“怎样才肯放了她!”
    “那当然是想让你死啊。”褚正挑着眉,“不过我知道你死不了,我跟踪了你近三百多年,知道你吃了魔女的心脏,不如这样,你断了自己一只手可好?”
    “当初杀我外婆的手!”
    “不要!”倾城慌张的摇头,脖子上的刀收紧的更用力了,皮肤又一次被划的伤痕加深。
    他暗笑着,“别乱动哦,这么利索的刀子可不长眼睛,万一把你脑袋划下来怎么办?”
    “呜……”
    不想哭的,可眼泪就是止不住,望向傀冥求救,她真的好害怕,什么都没有,不过是个再普通的人类。
    “不想断手啊?”
    褚正无奈一笑,“那我只好断了她的脖子,看好喽,她是怎么死在我的手下。”
    “呜呜啊,不要!”
    傀冥拿过身侧柜子上放着的水果刀,“想要我一只手可以,把你的刀子从她脖子上移开。”
    “好啊。”
    褚正笑的灿烂,两侧的嘴角往耳根拉去,露出洁白的牙齿,刀子慢慢移开她的脖子,苩嫰的皮肤上已经被划出了一道很深的血痕,力气再重一点,可能她就死了。
    倾城身子僵直,怎么都不敢动,眼看着傀冥举起手中的水果刀,要对准自己的手腕划下去,放声尖叫起来,“不要啊!”
    他抬眸看向褚正,将刀子扬起,狠狠往下滑落,连他的一根汗毛都没触碰到,刀尖突然转了弯,朝着对面那男人的脑门直直扎了进去。
    血肉融合,在她耳边听的一清二楚。
    褚正还保持着灿烂微笑,慢慢往后倒了下去,整个身躰压倒在身后一堆杂物上,瓶瓶罐罐散落地上发出零碎的响声。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