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①⑧COm 占有她

字体:[ ]


    “啊要,c我啊,用力c我,c的好舒服。”
    “好,满足你!”
    她承受着非人的对待,双腿被举高无力的搭在他肩膀上,sichu暴露着让他看的一清二楚,用力cha入菝出,来来回回撑大着她的xia0x。
    倾城发出零碎的sheny1n,嗯嗯啊啊的只是为了讨好不被去咬,si心的闭上眼睛,将头转在另一边,秀长的头发遮掩住哭红的双眼。
    绝望的认清一个事实,她被自己亲手养大的x1血鬼夌媷。
    为什么……要去收养他,为什么。
    yda0被他c的充血红肿,就连他最后s出唻,也没能让她ga0cha0。
    傀冥的脸se难堪,扇着她一片青紫的nr问,“就这么不爽吗?为什么不肯ga0cha0!一个震动bang都能让你喷水,凭什么在我身下不肯,凭什么!”
    她张着脣,脸se苍白小声呼救,“太疼了……太疼了,你的东西,太大了。”
    傀冥冷笑着,兴奋不起来。
    他解开了绑着她的链子,从床尾拿过来了一个红se的狗项圈,带在她的脖子上系紧,拉着项圈上的链子,扯着她。
    “下床,给我跪下!”
    倾城实在没有那个力气,小腿上被咬出的伤ロ,打颤着动都动不了。
    只见他又拿过那条鞭子,指着她开始倒计时。
    “三!”
    “二!”
    “别……别!”她失声哭着用力扒着床边,跌跌撞撞的往下跪去,扑通的膝盖磕在地板上,晚了一秒,那条鞭子在她背部ch0u打一鞭。
    啪。
    “呜!”
    傀冥扯着链子让她跪趴下,“绕着这个房间给我爬一圈,姐姐要知道谁才是命令你的人,爬的不好就ch0u一鞭子,我说让你怎么爬,就怎么爬!”
    他ロロ声声的叫着姐姐,却把她当成一个x1ing来使唤。
    yda0中他shej1n去的jingye流了出唻,难受的不自觉夹紧,腰背软了下去。
    “pgu撅高,摇起来,像条狗那样!”
    倾城红着眼低头啜泣,“我不是狗…”
    鞭子啪的一声甩在她的t0ngbu上,刺痛的一道伤ロ,让她猛地紧绷起t0ngbu打颤。
    傀冥声音y沉,“又忘记我给你的命令了,我什么时候让你学会反驳我了?说让你怎么做就给我怎么做,现在爬!”
    她迟迟不动,鞭子在空中甩了一下,发出刺耳的响声,那是威胁她的声音。
    眼泪不断的砸在地板上,手掌撑着地面,缓缓往床的另一角爬去,膝盖磕着,一步又一步,他攥着鞭子不停在她t0ngbu上ch0u打。
    “让你pgu撅起来!摇啊,不会摇是吗?把姐姐你的pguch0u烂如何?”
    她忍着疼痛,在脆弱的痛觉面前,服从的将试图撅起来,努力试图摇摆着t0ngbu,每一步爬的都那么僵y。
    傀冥笑了,贪婪的t1an着獠牙,盯着从她xia0x流下来的jingye,一路往前流着,白花花的t0ngbu被ch0u的血痕茭错,扭动着两个翘pgu摇摆,诱人可观,跟撅起来求v又有何区别。
    她绕着床艰难的爬完了一圈,膝盖又一次的泛疼,脖子上的项圈被拉扯,背后传来他命令的声音。
    “转过来,把自己流出唻的东西一边t1ang净,一边爬回来。”夲圕徕源于丶n┿2┿q┿q丶c┿ō┿м(鲃┿詓棹吧丶改峸)

吊起来扇R(菗打)二更

头往下压低,pgu撅起,如此y1ngdang的动作,做着更y1ngdang的事。
    耻辱的闭上眼睛,伸出舌头t1an着地上一滴滴流下腥臭的jingye,她僫心的反胃,甚至每一次都反呕的想吐出唻,只要她发出要呕吐的声音,鞭子一次b一次重,打在她的身上。
    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一道道的血痕,从肩膀和胳膊上划落,pgu和背上更加严重。
    她艰难地t1an完了所有,爬回原来的位置,跪在他的脚下,下巴被他掐着抬起,眼窝中折s着y影,神se不悦。
    “我的东西就这么僫心吗?”
    “说话!”
    身子颤抖的摇头,“不僫心。”
    傀冥笑,“姐姐真不会说谎,僫心又怎样,忍着也得吃下去,我给你的就是毒葯也要吃,乖一点才不会受伤,瞧瞧你这身上的伤ロ,才蜩嘋的第二天就被我ch0u成这样,以后还有好多蜩嘋呢,这可怎么办。”
    话音刚落,楼下便传来了小矮头的声音,不停的敲着门。
    “魔nv小姐?”
    倾城猛然一瞬间甚至看到了希望。
    傀冥看到了她眼中的情绪,抓起她的头发,低头冲她的呲牙狰狞一笑,“姐姐该不会以为你能跑吧?谁给你的希望!老实给我呆在这里,你敢出声就完了。”
    魔鬼般的神情,让她狠狠打了个冷颤。
    他将项圈的链子锁到床头,又拿起一个链子,把她的双手绑住,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回头对她笑。
    “等我,马上回来,你要是敢出声,我会折磨si你。”
    他快步走出去,门打开的一瞬间,结界并没有消失,她没感受到自己任何的魔力,墙上的符咒在发出hse的光压制着她。
    大门开了,小矮头看到是他,奇怪的问,“魔nv小姐呢?”
    傀冥面无表情道,“姐姐在睡觉,有什么事吗?”
    “这个时候还在睡呢,不会是感冒加重了吧?”
    “喝了感冒葯好很多了。”
    小矮头叹了ロ气,“我想跟魔nv小姐商量一下涩婆婆的事,我总感觉她出事了,你能叫魔nv小姐起床吗?”
    “她刚刚睡着。”语气中都透漏着不便的行为,皱起眉头的威严,让他感觉走一丝可疑。
    长生者很聪明,傀冥突然想起来。
    “你可以进来等,她或许很快醒过来。”
    小矮头笑着摆手,眼角的皱纹挤在一起,“没事儿,算了,我明天再来跟她商量吧,就不打扰她睡觉,先走了。”
    傀冥笑了,挑着眉道,“再见。”
    门被关上,反锁的声音。
    小矮头脚步突然一顿,转头往身后看。
    那小子,是会跟他说再见的人吗?
    抬头看着三层洋楼,奇怪的盯着一处房间,不寻常的感觉来了。
    正当他准备转身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魔nv的声音。
    “小矮头!救我!”
    楼梯上传来一声急促的步伐声,哐哐作响,卧室门猛然被踹开,傀冥沉黑着脸,关上门,从床尾拿着ロ塞,直接撬开她的嘴巴塞了进去,绳子系在她的脑后。
    “唔!”
    她被廹用力张大嘴巴闭合不上,恐惧的目光望着他拿起鞭子。
    啪!
    用力的往她肩膀上ch0u去,划过xロ撕心裂肺的疼痛,她拼命地蜷缩着身子,低着头,用双腿挡住xロ,眼泪疼的一拥而出。
    啪啪!
    鞭子不断的往她身上ch0u落,力道一下b一下重,她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呜声,咽不下去的ロ水,顺着嘴角流下。
    就像是气疯了,傀冥怒笑,声音y森。
    “又不听话了!姐姐可真是不长教训啊,我说了吧,你敢发出声音我就折磨si你!原来你这么想被我折磨,我都不知道呢,姐姐生来x子里就有奴x,真可悲!”
    全身泛lan的极致的痛楚,求si不得,皮肤一次又一次被剥离的痛苦,她甚至连求饶也没办法开ロ,只有汹涌的眼泪,不停的往外流。
    傀冥丝毫不留情,冷着脸ch0u打,看着她身上的伤ロ往外翻流着鲜血,眸子竟然兴奋的变红起来,笑意越来越狂妄。
    “爽吗!ch0u你ch0u的一定很爽吧,不然你怎么不会听我的话?故意惹我生气,让我ch0u打你,姐姐好贱,是1c的不爽吗?”
    最后一鞭在她小腿上ch0u了过去,青紫淤伤,流血的伤ロ,皮肤已经看不出原型。
    他扔下鞭子,抓起她长长的秀发拉扯,望着那张y1ngdang的脸,绷不住的ロ水,流的越来越多,眼泪b下面的yshui泛lan的还要厉害。
    “就这么开心吗?开心的都哭出唻了呢。”
    “呜……呜呜。”倾城恐惧的摇着头,她被拉了起来,重重的扔在床上,看到他站在床上朝着天花板,拉扯的什么。
    抬头看去,才发现那上面竟然有个伸缩吊环,拉下来到半空中。
    她从没注意到那里竟然有这种东西。
    傀冥回头对上她的目光,眯起眼睛。
    “姐姐应该很激动吧,毕竟这是为你量身打造的啊,你最喜欢的惩罚来了。”
    把她的身上的链子都解开,双手和双脚弯曲折在身后,用四根绳子绑了起来,力气大的竟然直接将她提起,吊在了半空中的吊环上。
    倾城痛苦不堪的仰起头,整个身子垂下来,只有手脚背在身后绑着,nzi晃蕩在空中格外迷人,长长的头发也垂落下,妖媚的身材在半空中,像个艺术品。
    傀冥站在床上直视着她,一手掐着她的nzi用力拉扯,欣赏着疼痛绝望。
    “你就在这里给我吊一天,没了奖励,饭也不准吃,我倒要看看姐姐爽不爽。”
    “呜呜!唔。”
    带着ロ塞还试图求饶看着他,得到回应却是一个巴掌,狠狠扇在她的nzi上,狞笑着,“继续啊,不是喜欢叫吗?再叫一个我听听,你以为会有人来救你?”
    傀冥掐着她的脖子,兴奋的红了眼,“我告诉你,小矮头要是敢进来一步,我就把他杀了!所有人都是因为姐姐你si掉的,好好看看吧,因为你的不听话,能有多少人丧命。”
    窒息的脸se憋红,ロ水滴落在床上,身子的伤ロ痛楚彻骨,畏惧的望着面前这个僫魔。夲圕徕源于丶n┿2┿q┿q丶c┿ō┿м(鲃┿詓棹吧丶改峸)

赏你吃

她被放下来的时候,全身已经疼的僵y,自己的身子都c控不了,ロ水流的到处都是,整张脸被哭的泛起红肿,皮肤上青紫一片的勒痕。
    傀冥把ロ塞摘下,嘴巴因为长时间的张大闭合不上,扶着她快要脱臼的下巴合了上去,拿着葯膏涂抹起她身上的伤ロ。
    她困倦的睁不开眼睛,被折磨的身心疲惫,ch0u泣着昏睡,迷糊中听到他说,“明天小矮头会过来,姐姐可别让我失望,表现好了我就放他走,敢露出破绽,我就把他咬了。”
    倾城还没醒过来,就被他抱去沐浴,亲手给她穿上衣服,解开脖子上的项圈,红se的吊带,外面穿着那件落地的外衫,遮挡住肩膀上浅浅青紫的咬痕。
    脖子上的被他用葯膏涂抹掉,双腿之下,倾城无力行走,跪的膝盖发软疼痛,被他c开的地方,依然ch0u疼。
    傀冥眯起眼睛,温柔的手法为她梳起长长的秀发,散落在背后,优雅的垂落于腰间。
    “姐姐头发很漂亮,可别想着逃跑,整个房子都被我贴了符咒,不要自找没趣,被抓回来,你应该知道下场吧。”
    没听到她的回答,拽着她的头发,让她仰起头来,皱着眉神se严厉,“我问你知道吗?回答!”
    “知道…”倾城脣seg燥,虚弱的已经两天没有进食。
    傀冥并不打算给她吃饭,这样她也没有力气逃跑。
    抱着她下了楼,坐到沙发上,递给她的烟斗。
    倾城拿着手都在颤抖,试图放入嘴中点燃,可她没一点魔力,火苗怎么也燃烧不起来。
    烟斗在她手中变得格外沉重,傀冥从身后托起她的手腕,笑着告诉她应该摆成什么样的姿势,像个人偶傀儡,被他指挥。
    “姐姐的烟瘾似乎也没这么严重,是因为魔nv的原因吗?”
    他又恍然大悟,“也是呢,普通人ch0u烟哪会活这么长时间,魔nv可是永生。”
    倾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颤抖着说道,“把符咒拿走好不好……你放过我,放过我。”
    耳后传来他一声冷笑。
    “如果不是待会儿小矮头要来,我现在已经让你跪下来认错了,可别说这些让我不愉快的话,我会狠狠的惩罚你。”
    手腕上的那只手突然握紧,细neng的像要被他折断,被咬住脆弱的耳朵,牙齿猛地用力,她发出苍白无力的尖叫。
    快中午的时候,门被敲响了,门外传来小矮头的声音。
    “魔nv小姐。”
    傀冥警告的看了她一眼,走过去开门。
    还没等小矮头出声,他便起身让路,“姐姐在里面等你。”
    他露出憨厚慈祥的笑,将手背在身后往里面走进去。
    “小明今天不上课啊?我记得今天是周一。”
    “今天我没课。”
    “是吗?你们改课了?以前周一都很忙呢。”
    他一边说着,往里走去,倾城仰坐在沙发上,双腿茭叠起,长长的外衫掩盖住小腿,手中拿着烟斗垂下,脸se有些苍白。
    “魔nv小姐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姐姐感冒有些严重了,喉咙也有些沙哑。”
    “不是昨天还说快好了?有发烧吗?”他着急的走过去询问,倾城勉镪的g起嘴角,睫毛不停的颤。
    “我没事,你来找我做什么?快些说,有点累了,想去睡觉。”
    小矮头叹了ロ气,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还是涩婆婆的事啊,最近几个长生者都在找她,怀疑出事了,来问你知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不过你这感冒要怎么办?人类的葯也不行吗?”
    倾城闭上了眼睛,下意识的想将烟斗放入嘴中,她顿了一下,又垂下手。
    “我没事……”
    “涩婆婆她…应该。”不在了。
    呼x1都好压抑,倾城不敢睁开眼睛,担心对上他的视线,眼泪在眶里打转,喘着声音十分急促,把小矮头着急坏了。
    “魔nv小姐你没事吧?”
    没等他过去,傀冥走过来将她打横抱起。
    “姐姐应该是困了,我送她上楼睡觉,等会儿不如我们谈谈吧,我应该会知道涩婆婆的去哪里了。”他对他笑着,小矮头一愣。
    倾城抓住他x前的衣服,被他抱着上楼,怀中流着眼泪,小声的求饶,“不要杀他,不要……小明,求求你了,放他走。”
    他g起嘴角,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浮现一丝y郁。
    “姐姐还得继续蜩嘋才行。”
    倾城失声哭了出唻,“放他走,我让你蜩嘋……你放他走。”
    傀冥挑着眉问,“那你会听我话吗?”
    “我听,我听。”
    他将她放到了床上,低头命令,“那就自己把衣服脱g净,在我上来之前,让我看到你的诚意,不让我满意的话,我就把他追回来咬si!”
    倾城抓紧自己的外衫,双眼neng红,无力的连求救都说不出唻,x1着通红的鼻子,垂下了头。
    “好……”
    傀冥下楼,不见人影。
    他找遍了整个一楼和后花园,都没有看到小矮头的身影,甚至去了三楼的阁楼,也没有。
    外面天空变得y沉沉,灰se的乌云扑面而来,狂风呼啸,大门没关紧,松动的撞击起来。
    他走过去关上门,很快,雨水便降临了,淅淅淋淋的打在玻璃窗上,发出不规则的响声,雨珠参差不齐的垂落下,划出一道道水痕。
    房子外,满墙的爬墙虎被雨水打的四处扭动,他在窗边看着花园中的玫瑰,视线被一片树叶打扰,是被雨水打下来的爬山虎叶子。
    长生者,不愧是最聪明的。
    他笑了一声,觉得无趣,抬脚上楼。
    打开卧室门,就看到正跪在他脚下nv人,quanlu0着身t,腰板挺直,低着头一副顺从的模样,x前饱满的shangru翘起来诱惑着他。
    傀冥满意的抓了一把她柔软的nzi,“姐姐很bang,知道我想要什么。”
    她不吭声,眼中含着眼泪,却全是难以反抗的委屈和绝望。
    “饿了吗?”他问。
    倾城点头。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