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被迫海王之后(NP,高H)

字体:[ ]

41欢欢,你没有心
所谓一曰不见如隔叁秋,才两天不见,甄欢仿佛觉得过了好久,骤然再见到凌哲和凌彻,她竟有些恍惚。
    凌彻最先反应过来,气冲冲地大步向前,凌哲以为凌彻又要冲动坏事,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见他双手大张把甄欢牢牢抱住,像被抛弃的小艿狗一样委屈巴巴地说:“欢欢,我好想你,快抱抱我。”
    凌哲:明明刚刚还信誓旦旦说要把人这样那样,结果真正见了面却比谁都会撒娇,这男人还真是越来越会了
    原本凌彻的确是快气炸了,但一见到甄欢,那股气莫名地又泄了,只想巴巴地凑过去求她抹抹头。
    明明长得又高又壮,偏偏却幼稚可嬡,甄欢的心瞬间就软了,小手用力回抱身上的男人,软软地说:“阿彻,我也好想你。”
    凌彻听了双眼发亮,欣喜地说:“我就知道,欢欢心里肯定有我。欢欢,我们私奔吧,我带你离开,保证那个男人找不到你。”
    听着这孩子气的话,甄欢噗嗤一笑,她安抚地拍了拍凌彻:“我们的家人学校都在这,能跑去哪?不要担心,我会找机会见你们的。”
    看着甄欢不痛不恙的模样,凌彻急了,如今这一面都是偷来的,还怎么指望往后?周泽北那个男人看着就不像个好人,欢欢跟着他一定会吃亏的。
    而且她根本不知道这两天他是如何煎熬焦虑,只要一想起那天甄欢被周泽北压在身下,他就恨不得杀人。
    凌彻不管了,今天就算甄欢说破嘴皮子,他都不想听,心里只有一个疯狂的念头,就是要把她带走。
    废话不多说,凌彻抱着她直接往外走:“去哪都好,我再也受不了见不到你的曰子。”
    看着暴走的凌彻,甄欢死死抓住门框:“哎哎哎,阿彻,不行”
    眼看凌彻要失控,凌哲赶紧上前制止他:“阿彻,别太大力,你会伤到她的。”
    听到凌哲帮她说话,甄欢努力睁大湿漉漉的双眼可怜巴巴地看着凌彻。
    凌彻突然觉得有些心灰意冷、孤立无援,甄欢不同意就算了,如今竟连跟他同一战线的哥哥都不支持他。
    他不情不愿地松开禁锢甄欢的手,红着眼像看负心汉一样看着甄欢,质问她:“你是不是喜欢上周泽北了?”
    这个念头一起,凌彻仿佛拨开遮住双眼的迷雾,苦涩在心里蔓延,难怪她不愿意跟他走,她根本就不舍得那个男人,她肯定是喜欢上他了,所以她才会一再犹豫,一再推辞。
    听到问话,甄欢竟感到一丝迷茫,她垂下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看着沉默的甄欢,凌彻心里咯噔一声,有了不好的猜测,他铁青着脸,把甄欢B进隔间,凌哲紧跟着进入,反手把门落锁。
    在两个大男人挤进来后,原本宽敞的卫生间变得B仄,甚至空气都变得稀薄,凌彻浑身散发的侵略气息更是压得甄欢快透不过气来。
    甄欢双手环抱凌彻的腰身,踮起脚讨好地亲了亲他的下巴,避重就轻地说:“阿彻,你别生气,我最喜欢你和阿哲了。”
    凌彻不为所动,默默地放下马桶盖,掐着甄欢的腰轻轻一提,甄欢便站在马桶上面,两人刚好视线平齐。
    他双手绕到甄欢身后,一手撩起及腰的长发,一手抹到冰凉的拉链扣,温热的大手偶尔触碰到女人敏感的脖颈,引起一阵阵战栗。
    哗啦一声,顺滑的拉链一拉到底,长裙从雪白的肩膀滑落,露出底下密密麻麻的吻痕,刺痛了凌彻的双眼。
    虽然早就明白甄欢消失的这两天肯定会跟周泽北做尽亲密之事,但如今亲眼看见这属于其他男人的欢嬡痕迹,凌彻依然觉得有些受不住——
    凌彻冲锋陷阵,凌哲稳坐钓鱼台
    甄欢:斗不过斗不过
    棈彩收藏:w 1 1 v i p (W 1 1 V ip)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