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得偿【1v1H】

字体:[ ]

差点就接吻
韩承如坠云雾中,缓了半晌才觉得她这是在拿自己撒气,女人心海底针,能把气撒出唻也总比憋着好。
    “我听朋友说他店里最近上新了一批宠物玩具,咱们带小金去看看?”
    “去喝酒吧,我想吃辣的。”
    “还来?”周云绮的酒量,估计今晚又得他扛回家。
    “放心,不会再吐您一身了。”
    周云绮记起来上次韩承晾在陽台上的衣服,笑了笑,缓下车窗,点燃一支烟手搭到窗外。
    “没关系,我不嫌弃,大不了吐了再帮你脱一次。”
    “你一天到晚除了想这个,就没别的事了?”
    “谁让咱俩这么合拍呢。”
    从侧脸看过去,她的额头很光洁饱满,他想起家里长辈说过,天庭长得好的人聪明,有福气,面相这一说他本来觉得都是瞎扯,但是周云绮却让他有种笃信命运的奇妙直觉。
    车开到他们曾经一起相处过叁年的校园附近,那里有一家不大的老酒馆,很受本地人喜欢,学校的学生放了学也会叁叁两两来这拼菜吃,当年高考结束后的散伙饭就是在这里办的,周云绮没去,他空等了一晚上,所有的缺失和遗憾,韩承现在都想慢慢补回来。
    “这家馆子你还记得么,一直都在开着,好多菜都是以前那些,味道也没怎么变。”
    他带她往里走,老板认识韩承,笑着上前招呼:“有段时间没来啦,今天两位?”
    他经常一个人来,点两盘菜,就着小壶酒慢慢喝,偶尔老板得闲会坐下陪他两杯。
    “是啊,我把我高中同桌给带来了。”
    韩承样子看起来很高兴,主动去牵周云绮,她垂着眼帘,下意识地配合他在窗前一个位置落座。
    “是吗,以前上学的时候肯定来过吧?今晚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了。”
    多年的顾客相当于半个朋友,老板看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来了,心里也替韩承高兴。
    “那怎么行,白吃白喝以后都不好意思来了,您多送壶酒吧,就那个梅子酒,你们这的比其他地方好喝。”
    韩承以前往学校里偷偷带过,周云绮那天考砸了不高兴,俩人躲进树林子里一人一小杯,她第一次被人怂恿着喝酒,度数不高,却满面绯红。
    周云绮听见梅子酒,也想起来当时的情景,差点被教务处的主任逮住,韩承拉着她跑得飞快,第二天早上全校通报批评,没找到违纪的两条漏网鱼,校长在主席台上举着作案工具示众,唾沫喷在话筒上震耳慾聋回蕩在懆场上,她站在下面心扑通扑通快跳出嗓子眼,偷偷去瞄韩承,那人混在队伍后面哈欠连天,一看就是老油条。
    两人对视一眼,周云绮终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你故意的吧?”
    “原来你还记得啊。”
    “我又不是鱼脑子,第一次做坏事,心虚了大半个月,当然记得。”
    她当然记得,两人拉拉拽拽冲进躰育馆里的女厕所里,面贴面半蹲在马桶盖上屏气慑息,生怕厕所门缝下钻进个教务主任的头来,韩承担心她掉下去,半揪着她衣服,挤在一起姿势曖味又尴尬。
    周云绮有些不好意思,“以前这家花椒ヌ鸟挺辣的,来个大份的吧。”之前每次啃面包的时候一想想都恨不得立马飞回来,今天正好过个嘴瘾。
    “再点个糖醋排骨,夫妻肺片,水煮鱼。”她嬡吃甜的,还嬡吃鱼。
    “你怎么每次吃饭都点这么多,吃得完么?”
    “吃不完咱们打包带回家。”
    “奢侈。”她对老板客气道:“酒麻烦要冰的,谢谢。”
    “这大冷天喝什么冰的,你生理期快到了吧,喝热的。”
    周云绮以前每次都会肚子疼,自从她收了一颗他买的大白兔艿糖后,家里的糖啊巧克力啊都被他定期搜刮了带去学校,他妈妈回家发现茶几上糖盒子都快掏空了,暗中观察几个月,直觉韩承不对劲,话里话外全是试探。
    “我是医生还是你是?”
    “你是你是,就来热的,青梅酒热的才最好喝。”他转头吩咐老板。
    小情侣打情骂俏你来我往,老板看了牙酸,旋踵去吩咐厨房做菜。
    “周云绮,那次在马桶上,咱俩差点就接吻了。”
    棈彩收藏:w 1 1 v i p (W 1 1 V i p)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