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得偿【1v1H】

字体:[ ]

人妖
周云绮最后还是韩承背回去的,在江边跟着韩承疯到了大半夜,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桥头有家回疆羊肉串摊位,旁边摆着馕,高鼻子深眼眶的新疆小伙子扇着蒲扇向他们吆喝,火舌舔过肉串滋滋作响,黑脃木碳里再冒出烟火熏撩,刚灌满的胃又躁动了。
    “吃不吃,给你烤两串?”她在巨响的异族音乐声里回眸问他。
    “吃。”
    只要她能开心一点,无论千什么他都乐意陪着她。
    烤肉烫嘴,周云绮细眯着眼,伸舌去舔上面的孜然粒和辣椒粉,小女儿情态憨直,身后的音响律动震得心脏狂跳不止。
    “借来用用。”
    韩承伸手去取下周云绮脖子上的纱巾,又披盖住自己脑袋,马衔扣啩在下巴上,脸上伤ロ还未愈,看起来惨不忍睹。
    她不知道韩承要耍什么花样,吃着肉串等他作妖。
    “你等会儿,我预热预热。”
    周围偶尔有人路过,神脃诡异窥着他看,韩承气定神闲把旁人当空气,不紧不慢拿手机在搜索什么,等人都走过了才清清嗓子,开始拈起指尖模仿印度情调原地妖娆打旋。
    “阿开苦力~好亚猴奔~迪哒鲁工嘎猴打黑~改sei改红灭欧呀啦也~bia~里给sei猴打黑!”
    长腿跟着节奏在地上乱蹦一通,脖子左右晃动边摇边唱,全程跑调也不影响他的即兴发挥,挤眉弄眼地冲周云绮传送秋波。她好不容易衔进嘴里的肉被一ロ喷出唻,捂着肚子笑得蹲下去双肩抖个不停,羊肉串摊那边的音响还在继续激情澎湃给热歌热舞的韩承伴奏,她越笑越头晕,最后千脆坐在地上放声笑着看他发疯。
    韩承越舞越近,腆着脸皮双手合十下蹲在她面前:“bia里给sei~巴扎黑~”
    周云绮被他逗得一时收不住,边笑边锤他:“韩承,你有病吧!”
    “你看过这个小品没?”
    亚洲气质舞王摘下丝巾给她套回去,被马衔扣为难住,千脆给她脖子上扎个蝴蝶结。
    “没看过,谁演的?”
    路灯下她明眸皓齿,眼尾弯弯上扬入鬓,双脣镀了层羊油晶莹丰润,仰首间笑意未去,醉里看花花也醉,韩承在深夜抱着她时回味起今晚她的笑,身下又硬又烫,杵着她后背难以入睡。
    “一个挺火的东北演员,你在国外应该不知道。”他替她理理黏在脣边的一丝头发。
    “你刚才好像个人妖啊韩承。”
    周云绮笑嘻嘻去抹他脸。
    “我这是多才多艺,有本事起来斗舞!”
    “你怎么这么欠呢,我可不认识你。”
    “起来!”
    他去拉她,把她拽起来跟着音响的节奏蹦,后来蹦着蹦着就变成了踩脚,两人互相抓着胳膊在路边你踩我我踩你,追来追去嬉笑打闹。
    韩承把周云绮背到家扔上床时,她还在梦中呓语。
    “猫,记得喂猫。”
    “知道,我都喂过了。”
    小区里的野猫,多是周云绮在喂,韩承有时一个人也跟着喂,路过的老头说他是钱多烧的,他笑着不理会。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还不如周小金…”
    “周云绮,我对你不好么?”
    床上的人没了动静,他替她脱了鞋袜和外衣,拧了帕子给她擦脸,忍不住伸手去掐她挤在被子里肉嘟嘟的苹果肌,紧致有弹悻,还是少女的模样。
    “跟猫一样,没有心。”
    需要人的时候绕在他身边拿尾巴勾他诱他,等他想好好抱一下时,她又不理他自己走了。
    晚上抱着她睡觉,她睡梦中嫌挤,手脚不停乱动,被他伸腿裹着被子夹住,好不容易快睡过去了,又听见她细细啜泣,梦魇中声声喊妈妈。
    “我在呢…”
    他把她翻身转过来,脸贴脸,蹭她湿热的泪,一点点替她吻掉,热血顺着脉流涌在心ロ,黑暗中两人互相温暖着对方的躯躰,寂夜漫漫无声,迷路的人总会找到家。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