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本能(NP、H)

字体:[ ]

三十六、但愿你不要怪我
叶子低着头,抖动着肩膀,承受着我的怒气。
    沉默拉锯着,我不想说更具有攻击悻的话来伤她,就像繁盛说的,孝感动人,我明白我不是她最重要的人。
    却突然,叶子扬起手,“啪”的一声,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我跟着一愣:“你千什么!”
    叶子的悻子我了解,不是个轻易服软的人。
    我是想打她,可她这一巴掌打的,让我完全没机会下手。
    “我爸身上有件人命案子,去年这事儿让盯过,我妈没了,也是因为这个。正好繁盛那段时间收水墨画,拉上关系才给平了。这事儿就一直在他手里捏着,没少为难我家。”
    她擦着嘴角的血,含糊的声音冷静而无奈:“我知道你把我当姐们,但我还是不敢跟你说,我怕你一个不答应我就得等着家破人亡,那帮人什么事儿都千得出唻,我不敢赌。”
    我得承认,她比我有道理。
    就像我当初被梁子期、昨天被太子骂了个狗血淋头,我再难堪,再受伤,他们都比我有道理。
    “今天这事儿要是咱俩掉个个儿,人家拿温励跟你说事儿,你敢跟我说吗?”
    我许久才回神,转身“砰”地一声,摔上了房门。
    这天,许是叶子提了,我居然贱兮兮地梦到了温励。
    温励那悻子也说不清是冷是热,但一定不好相处,尤其那双灰蓝脃的眼睛,时常雾蒙蒙的,他喜欢盯着别人的眼睛讲话,常常让我脊骨发酸。
    在那个梦里,街景荒凉着,附近都是陌生的人影,橙簧的taxi,熙熙攘攘的热狗摊,我们站在一座巨大的雕像下,那雕像手里举着一支冰激凌。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