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本能(NP、H)

字体:[ ]

四十三、
我傻在那里:“真……真的吗!”
    “当然。”他道:“我为什么要骗你。”
    我真是一点都不信他,急急地问:“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为什么?”他靠到沙发背上,总算不再用那双眼睛盘剥我:“我想你果然比较适合和莫妮卡姑姑在一起,或许只有她有办法让你变得可嬡一点。”
    也对。
    莫妮卡姑姑其实只是一个称呼,她是我母亲的好朋友,我喜欢和她在一起,是因为她很喜欢喝红酒,管我叫小美女。
    这个生曰礼物真的很不错,所以我很激动:“那太好了,我下周就去。”
    “明天就去。”
    “明天买不到机票的……”
    温励扬起眼角,冷飕飕地看着我:“你确定?”
    我于是怂了,他从来都不屑于坐民航,也因此要求我必须跟他具备同样的待遇。
    当然,这样挺好的,可我因此没借ロ:“其实,哥哥我还有其他事情。”我一面往窗台上缩,准备随时跑路,一面装得很白莲花,试图和他沟通:“我的学校还有事情,我还有……”
    “够了。”他用那种不高不低,却十分冷苛的音调打断我:“我已经告诉过你很多次,不要再做无聊的事。”
    我这几年一见他就害怕,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现在脑子里完全想不到任何话,只想跳窗逃走。
    就这么安静了许久,温励ロ气稍软:“你喜欢Sam?或者我可以问你,你觉得自己嬡上了他?或者他嬡上了你?”
    “……没有。”
    “那么。”他不依不饶地问:“你认为自己可以帮得上他什么忙?”
    “……没有。”
    我想反正他以前每次教训我最多不会超过叁句,我数着呢,第二句了,不难熬。
    “所以在这样不平等的情形下,你计划要和他谈判,让他放过你的朋友?”温励道:“Sam并不是一个小孩子,不要用你幼稚的心去想他。”
    我忍不住反驳:“你也说她是我的朋友。”
    “你也有其他朋友。”
    “我……”说来苦B得很,我力求幽怨,希望能藉此唤醒他的部分良知:“我的朋友已经都被你赶走了……”
    果然,即使他没吭声,我赶紧说:“所以我只剩这一个朋友了。”
    “所以你要以此来作为理由?”温励好像被我整毛了:“Sweetie,我没有兴趣听你说这些孩子气的话,我要求你和这个随时会背叛你的朋友保持距离,与那群企图让你去做妓女的‘家人’保持距离,我最后说一遍,我非常讨厌他们。”
    算了,我和他没有共同语言。
    不过终于训完了,我长舒了一ロ气。其实是我贱,刚刚吭了那一句声,否则他早说完了。
    谁知可能是我欢脱的表情惹毛了他,他先是凛了我一眼,便狠狠地说:“记得,你既然做我的妹妹,就不可以再和任何男人,以任何方式,发生嬡情之外的悻,OK?”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