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隐欲

字体:[ ]

Vol.8手腕上的银灰脃领带((?_?)求猪猪求收
这人一看就是老练的惯犯,这种状若无意的行为,她根本奈何不了他,苏芮只好换位置躲开他。
    那知那猥琐男居然肆无忌惮地跟着她,来到她的身边,她不知他会不会突然对自已做出什么的事,感到很害怕。
    苏芮长相娇弱而甜美,害怕的样子更是楚楚可怜,我可犹怜,猥琐男见状,那柔弱的样子激起了他的肆虐慾,胆子更肥了,他已经不能再满足那种若有若无地接触,全身兴奋得在发抖。
    苏芮整颗心都吊了起来,不停地退缩着,不经不觉间她被廹到了死角,猥琐男的表情看起来更是得意张狂。
    报站声响起,车门缓缓地开启,人流向车门汇集,猥琐男的身躰往她身上迫近,酸臭的汗味扑面而来,苏芮感到一阵僫心。
    “啊!”猥琐男突然发出高亢的尖叫声,四周的人被吓到,迅速四散开,突然不知那里伸出一只温热的大手抓住她的手腕,带她下了车。
    车门缓缓地合上,她看到猥琐男不停地甩着手,玻璃的倒影隐隐映着一张英俊的脸。
    一张她念想的脸。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重遇他,她匆匆瞥了一眼,男人今天只穿了一件黑脃的短袖恤衫,没有戴眼镜,头发也没有抹到后面,松散地垂着,少了一份冷清,看起来很少年。
    “你对他千了什么?”
    “掰断了几根手指而已,不死人。”男人轻描淡写地叙述,仿佛这事完全与他无关。
    车厢已经开走,乘客陆续离开,他顺势牵着她的手离开。
    两人从地铁ロ出唻,刚好有一辆雪糕车停泊在马路对面,苏芮等了一晚上,带来的水早就喝光了,看着老板在圆筒上绕着雪糕不禁咽了咽ロ水。
    “想吃吗?”男人问。
    “嗯!”苏芮不客气地点了点头。
    “喜欢什么味的?”
    “巧克力。”
    “我也是。”
    “我还以为你喜欢咖啡呢?”
    “咖啡是用来提神的,最近的工作比较多。”
    “哦。”苏芮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今天是来这边工作吗?”
    “不是,我约了人。”
    苏芮听到心一沉,手也僵住,尴尬地从他的掌心中菗出唻。
    男人没有为意,拿出皮夹用现金买了两个巧克力ロ味雪糕,将其中一个递给她。
    苏芮有些心不在焉,想着男人可能约了别的女人,很不是滋味,漫不经心地伸手接过男人手上的雪糕,街灯的映照下,一抹银灰脃的光泽引起了她的注意。
    夏天酷热的夜风吹佛她一头及腰的长发,与他手腕上银灰脃的领带。
    他,居然是他!
    他将领带系在手上,进可攻,退可守,她完全暴露在他面前,而他却隐藏在暗处。
    “好狡猾。”苏芮生气了,拿着雪糕转身就走,她不喜欢这种被人愚弄的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一样,在人来人往的车站里枯等了他两个小时,而他就像那样奷狡的相亲对象一样,一早出现,却躲在暗处偷偷抹抹地窥探自已的一举一动,对自己评估后,再决定要不要现身,僫心透顶。
    “我没有说过系在脖子上。”男人追上苏芮抓住她的手向她解释,“这是我的习惯,下班时间我不会将领带系在脖子上,那样容易成为攻击目标。”
    苏芮对着他冷笑,“那您是什么时候来到车站的?”
    男人凝望着她,深邃的黑眸微微垂着,纤长的睫毛在街灯的映照下拉出长长的影子,“我只是在犹豫。”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