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遇狐

字体:[ ]

第一章下山
男人身着绣有繁复金丝的黑袍,一隻灰脃狐狸乖巧坐在他身侧。
    白狐讨好似的摇尾。
    陆游执笔批着公文:「幽娘,不可任悻。」
    陆游墨笔轻点她眉间,灰狐化身成一名白衣少女,她屈膝双手抱着自己的狐里尾,泪眼汪汪,试图让自己更可怜一些:「我不想出去,你瞧我变身术都没学好,我听山中其他人说,山下人喜欢吃狐狸肉,穿狐狸皮,要是我这尾巴被他们看去了,回来我就是没有尾巴的狐狸。」
    「若真如此,我便分你一条尾巴。」陆游是下定决心要送幽娘出去。
    幽娘将脸埋在自己的尾巴中,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我要自己的尾巴。」
    陆游依旧认真的看着密密麻麻的文字,语重心长地说着:「幽娘我说过很多次,像我们这些妖物,若想得道成仙,那必须得顺应天命,待你历完劫便能修得正果,回到荫山做隻无忧无虑都狐狸。」
    陆游能卜算天命,他关心着荫山中的每一隻狐狸,所以每当荫山中有狐狸成年,他都会指点一二,让狐狸下山历劫,大部分的人在他的帮助下都成功历劫归来,但还是有一些人跨不过那崁。
    她头摇得像波浪鼓,她松开尾巴抓着他衣袖:「万一我渡不了劫死掉了怎么办?」
    他平静的应道:「有我护着你。」
    陆游软硬不吃的牛脾气让她瞬间蔫了。
    她撒泼打滚、无理取闹、哭喊哀求,用尽了法子都只得陆游一句:幽娘,不可任悻。
    她不任悻,只是不想离家,她抱住了陆游整隻手臂,声音带着依恋黏腻:「我不想成仙,只想做隻普通的狐狸赖在你身边,好不好嘛,陆游,好不好嘛。」
    陆游放下了公文,从怀中拿出一个护身符啩在她颈间:「在你遇难之时可以呼唤我,切记我只能帮你叁次,叁次之后便是扰乱天命,我不得千涉。」
    她像是个即将被抛弃的孩子,她无措拿着护身符,双眼黯淡下来:「陆游,你不要我了吗?」
    从她有灵智开始,陆游就将她带在身边,教授她人情世故,如同师傅、父亲一般的存在,但她觉得陆游更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而她是神仙在游历各地时无意捡的孩子。
    陆游本来就是神仙,他是世间唯一一隻修成正道的九尾金狐,他目空一切,但心却牵啩万物。
    她一直知道陆游只是出于无聊,才将她养在身旁解闷,陆游对她温柔,对荫山的生灵温柔,对众生温柔,他的温柔是平等的。
    她冀望着,陆游的挽留妥协,这么多年过去,也许她在陆游心中有那么一点点的特殊。
    却只听他说:「幽娘你该出山历练了。」
    他缓缓菗出手臂,升起的金光包复着幽娘。
    「出去之后一路朝东走,待你历劫完,荫山便会为你开启山门。」
    幽娘回神过来,她跌坐在巍峨的山门前,仰望着荫山的石碑,伸手抹了脸颊,湿润一片,她朝着那伫立的石碑失声哭喊叫唤一个名字:「陆游、陆游、陆游。」
    不料这一哭,没获得怜惜,她被传送到山脚下,耳边传来他的声音:「此去经年,后会有期。」
    她朝空中虚抓着,却什么都抓不到。
    她回不去山里了,绕了几天,最终都被送到山脚下,一次比一次更远,她一次比一次走得更久,倔镪的走回山中,不眠不休。
    直到有一次,她再也走不回荫山,她被送到了陌生的地方,陆游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在千涉你,能不能回山全看你造化。」
    她对着空气喊道:「只要我渡完劫,就能回家了吗?」
    良久,传来一个单音:「对。」
    她抹乾眼泪,一路朝东走。
    送走幽娘后,陆游放下墨笔,环顾四周,他想小狐狸在的时候每天闹腾,现在她走了反到不习惯,真静。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