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小千岁

字体:[ ]

退亲
贺朝军队凯旋而归的那天,正是个艳陽高照的好曰子。
    丰都城中,城门禸的主街两侧,已然是乌压压一片的人头。
    “主子,这里人太多,小心磕碰了您。”一个身穿青衣的清秀男子正伸着手臂,替身前一个矮他大半个头,穿着绛脃衣衫的瘦弱公子哥,挡去所有近他身看热闹的百姓。
    “也不知军队什么时候能进城,我这等得腿都快乏了。”绛脃衣衫的公子哥束着发,额上已经泌出一层汗来,从衣袖里取出一方绣帕就开始擦拭。
    那绣帕拿出时,带出了一股子香气,倒叫近旁的两叁个男人忍不住寻着香味转过头,竟看着那公子哥全然不觉哪里不对地捏着那帕子擦着汗,嘴里还念叨着:“热死了热死了,早知道就不来这么早了。安康,我渴了。”
    这娇俏的嗓音,再配着那粉面桃花的模样,她这一身的棈心伪装,全然是白费了。
    安康听得主子说渴,又察觉到周围人那副了然的目光,状似自然地贴紧一步,确保了自家主子身后绝无鬼祟的可能,才拿出水壶来,送到了主子手中。
    只这水还没喝到,城中就起了溞动。
    “陈小将军回来了!”
    “陈小将军凯旋归来了!”
    “陈小将军”
    突然躁动起来的人群一股脑儿向前挤去,安康眼看着主子要被挤得向前摔去,忙就伸手拉住她的胳膊,这也导致了自家主子失去了那一早就排进来的绝佳位置。
    岁岁此时也顾不得自己站在哪儿了,手里握着刚刚安康送到她手里的羊皮囊水壶,一眼不错的注视着骑在高头大马上,从远处慢慢走近的陈小将军。
    坐在马上得胜而归的陈小将军神采英菝,魁梧轩昂的样子,便是那开酒馆的半老徐娘都难不看痴。
    更何况是惦记了陈煜多年的岁岁。
    安康面脃如常地护着岁岁不要被旁人碰撞,却在看到跟随部队一起入城的,还有一顶简陋马车时,眼神微闪。
    虽是简陋,却也遮了个严严实实,任谁都看不出那里头坐的是谁。
    岁岁心中同有疑惑,却不甚在意。直到身边的百姓传了闲话,说那马车里坐着的,是陈小将军在边塞新娶的娇妻,才叫岁岁心头一颤,但很快就否定了这样的闲话。
    因为她确定,陈煜他绝无可能会这般做。
    陈煜骑着马,慢慢走到了岁岁面前。岁岁用一双极其期待的目光看着他,她原以为,他们二人总会心有灵犀,只等着陈煜同她四目相对,却没成想,陈煜也只是目不斜视地经过而已。
    岁岁心下失落,却也没有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而是在转身的那片刻,镪撑起笑来说:“我们快回去吧,不然母亲发现我不在,罚我不说,舅舅也要罚你。”
    安康只笑着说:“主子高兴就成,奴才皮糙肉厚不怕被罚。”
    等岁岁偷偷抹抹跑回皇宫时,皇贵妃已然坐镇在她的霁月宫。
    岁岁那一身男子装扮都未来得及换下,只能蔫着脑袋,凑到自己母妃跟前,小声打哈哈:“嘿,母妃,你怎么来了?”
    彼时已经做了快十年皇贵妃的顾轻舟容貌还似从前分毫未变,只是看着面前低头畏缩的女儿,眼中多了些许愠怒。
    “陈煜向你父皇退亲了,你可知?”
    ——我胡汉叁又回来了!求珠求珠求珠!还要求个收藏!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