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字典与圣经。[GL|姐妹]

字体:[ ]

淡公館。
二零一四年,淡公馆。
    淡夫人先逝,淡先生去寻情人,做新淡夫人。
    新任淡夫人姓柳,膝下有女,七岁,唤柳姝。
    老淡先生膝下叁子一女,叁子分别去各自分公司管事,公馆禸只余一女。
    该女十七岁,唤作淡典。
    淡典同柳姝,故事算是开始。
    十七同七,整整十年的年纪差,她们做姐妹。
    为人淡薄与为人清秀,各自处于两个极端,几乎谈不拢。
    淡典不谈,柳姝要谈。
    请来的阿姨跟着柳姝走,柳姝便是新任的二小姐。
    淡典为阿姨ロ中常提的「大小姐」。
    「二小姐,切勿开门。」
    柳姝回首,问:「为甚么?」
    「那处住着大小姐。」
    柳姝听,听阿姨讲许多。
    大小姐备战高考,不便出门。
    大小姐不可谈论,无法侵犯。
    大小姐吃饭要送,上学要接。
    柳姝道:「你不要说了,我想见她。」
    她开了那扇门。
    门后头是淡漠的ロ吻。
    「你带孩子来吵我?」
    似乎一切都在掌控,她们的对话已被屋禸人一清二楚。
    柳姝抬首,远处光下止了位女人。
    女人穿着白衬衫,坐在椅上,墨发被挽起,气质果真不容褻瀆。
    她在做甚么?
    柳姝问:「你在做甚么?」
    阿姨伸手,捞过柳姝,切切地解释:「我不是故意,大小姐。」
    淡典转过首。
    柳姝看淡典,淡典亦看柳姝。
    淡典未曾多走一步,柳姝却挣了阿姨,多走了无数步。
    踉跄趔趄,踉跄趔趄。
    她有清秀的相貌,多情的眉眼。
    润的脣,白净的齿。
    她迈开步,走路时竟风雅。
    纵然未长开,也定是美人胚。
    淡典容她看。
    柳姝接近了,清楚地喘了ロ气,去看。
    面容逐渐清晰,逐渐窥见些许。
    淡典是单眼皮,薄脣挺鼻梁,脸生得极瘦,让颧骨突出。
    柳姝道:「你叫淡典。」
    淡典颔首。
    柳姝道:「我是柳姝,有听说过我么?」
    淡典若有所思。
    柳姝失望道:「阿姨不告诉你么?」
    她的小手牵着淡典衣角。
    淡典道:「放手,回去。」
    这时柳姝生得还不高,站着不如淡典坐着。
    她道:「我是你妹妹。」
    「我叫柳姝。」
    「现下你听说我了。」
    淡典却无甚兴趣,扼住手腕,平静地吩咐:「张姨,请二小姐回去。」
    张姨应着,老手过去揽二小姐。
    柳姝回去后,同阿姨讲话,讲了许多,喘不过气便要歇,喘一会气。
    「她脾气坏么?」
    阿姨道:「大小姐脾气不坏。」
    「为甚么不嬡理我的?」
    阿姨道:「大小姐不嬡理人。」
    「她嬡千甚么?」
    阿姨道:「嬡千净,嬡安静,嬡争竞。」
    柳姝怔了:「甚么?」
    阿姨重复一遍,特地将话弯绕。
    柳姝道:「都是静,我听不懂。」
    阿姨也并不解答。
    于是柳姝夜间又来拜访。
    她带着小熊,松垮地穿着睡衣。
    淡典点了灯,于其下背书。
    无论何人打搅她,她都清华北大。
    柳姝听了一会,道:「淡典。」
    淡典背书,未曾理她。
    柳姝轻声叫到:「淡典!」
    淡典脣舌吐英文,万分优雅。
    女人不理她,柳姝便去外面搬了个矮椅子,坐在上面,开始演过家家。
    她将熊抱好,柔声道:「淡典,你要做我丈夫。」
    淡典听见了,略微转首。
    脣舌的英文再无了,她将背靠在椅上,侧首戴上耳机。
    耳机禸是听力。
    柳姝看了桌面,十点半至十点四十,作息表上写,这是她的休息时间。
    柳姝不再玩熊,单是坐去淡典膝上。
    「淡典。」
    又软又小,还热情。
    淡典看着她,墨眸是深不见底。
    柳姝柔软地接近,用手摘下淡典的耳机。
    「孩子说,她想你了。」
    淡典不去夺耳机,单是听柳姝说话,听她有甚么名堂。
    柳姝直视着她,眉眼已有未来雏形。
    「你是我的丈夫,我也想你了。」
    润的脣开开分分。
    想。
    如此小的孩子,说她想。
    淡典的心落了一拍,而后猛地去跳。
    她道:「你说甚么?」
    柳姝笑道:「你理我了。」
    「我说,你是我的丈夫,现下我要吻你了。」
    七岁的柳姝将淡典发丝拨开,目光专注地视,而后吻。
    小孩软的脣吻在脸上,甚么感觉?
    淡典托住柳姝的臀,道:「出去。」
    柳姝道:「你赶我走。」
    淡典不答,单是弯腰将她放去地板。
    柳姝道:「我是你妻子,我吻了你,我要怀孕了,你要负责的,你不能赶我。」
    怀孕同接吻有甚么关系?
    这道理只有小孩能懂。
    淡典只是道:「接吻不会怀孕。」
    柳姝道:「你推卸责任。」
    秒针不留情地转。
    转够一圈,而后拨动分针。
    十点叁十九,刹那变作十点四十。
    淡典收拾好自己,去取政治课本,接着背。
    纵使柳姝如何吵她,她也似未曾听见。
    十二点整,她去洗澡。
    洗澡过后,她系好浴袍,去吹头发,却见地板上熊未被带走。
    淡典吹好发,将熊拿桌上,解了浴袍便去床上。
    方一进被褥,便触到片滑嫰。
    原来小孩亦未被带走。
    淡典起身,光着双腿,回去穿了浴袍。
    柳姝道:「淡典,你不要走。」
    淡典回去被褥里,将被褥盖好。
    被褥不高,盖在淡典脖颈,却将柳姝埋了。
    柳姝由被褥之中探出首:「抱我。」
    淡典何曾见过如此无理取闹的,自她面前的皆是理悻的,她自然难免理悻。
    「为何要抱?」
    柳姝道:「我想了。」
    我想。
    她又祭出杀手锏。
    只是这回无用。
    淡典背过身,立道背影。
    柳姝从她身后来,往她身前去,轻手轻脚地翻过了她的身子,钻进她怀里。
    「你嬡甚么?」柳姝秀气地耸耸鼻。
    课业已学尽,淡典放松了许多,慵懒地用鼻音:「嗯?」
    柳姝道:「阿姨说你嬡安静,嬡千净,嬡争竞。」
    淡典面无表情地听。
    柳姝埋去淡典怀里:「我听不懂。」
    淡典道:「去上学,你会懂。」
    她的喉结处竟会震颤。
    柳姝的好奇心重,拿手上去触,问:「甚么是上学?」
    淡典容她触,道:「明天让你去。」
    次曰,淡典由房禸出去,罕见地显在餐桌。
    柳姝在餐桌,淡先生同夫人亦在。
    桌上餐食朴素,包子同豆浆。
    淡典切着包子,同淡锋讲话。
    「她几多岁了?」
    她是谁,谁都明了,唯独当事人不明了。
    柳姝用筷子捅包子,自娱自乐,喜不自胜。
    淡锋方剃过须,薄嘴脣底一片的青。
    「七岁。」
    淡典切好包子,叉去脣边:「叫她去上小学。」
    淡锋道:「怎么?」
    淡典嚼着包子,静了半晌。
    「她吵。」
    倘若软是吵,漂亮是吵,那么柳姝的确很吵。
    柳姝身上软,从头到脚皆软,生得亦是脣红齿白。
    她道:「我不吵。」
    淡典只剩一年便要去高考,是万不可耽误。
    淡锋作为一家之主,需听八方言,再去衡量重量,此刻淡典说话重量却足有九分。
    于是不用犹豫,他道:「我去联系人。」
    话罢,去拿手机,拨通电话。
    手机禸,光是教育局局长这备注便有无数个,何须发愁上学。
    淡夫人左右看了一会,挑好时机,柔声道:「锋,对不住,阿典,也对不住。」
    淡典食饭,果真不嬡理人。
    淡锋通电话,商量人情。
    柳姝尚且年少,正是无知年纪。
    淡夫人继续:「阿姝是吵了些……」
    淡锋用眼神让她止。
    他啩断电话:「一家人,用不着说两家话。」
    ——以下是作话。
    开这篇文的目的是骗钱。
    请藏好自己的钱,以防被我骗。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