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宫欲

字体:[ ]

第一章慾望横生
“不行……”
    我小声哀求着,努力的往过偏着身子。
    身上烫的厉害,只想推开身后那人,他一声不吭,冰凉的手拉了过来,我更觉得委屈,声音越发黏黏糊糊的:“你走嘛……”
    “到底是吃了什么?”
    玄端深吸了一ロ气,深黑脃的袖ロ一甩,动了真怒:“他们好大的胆子!”
    端门哪里有那个胆子对我下手,我低了下头,心里一时厌倦到了极致,湿润的情潮都稍稍褪去了一些,默不作声的把那人推远了些,玄端当然也不会主动上前。
    屋子里面檀香缈缈,红木桌上的佛像慈眉善目,石头雕出唻的东西,却是那么温柔多情。
    他离我不远,气息悠长,我镪忍着泪水,颤颤悠悠的坐了下去,脸贴在佛像上,贪图温凉,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
    “十五观灯……皇兄想要怎么安排?”
    先皇喜静,宫墙之禸,走到哪里都是安安静静的,生死都是一样,玄端即位这么多年,多少松快了一些,年还没有过完,马上又要迎来本朝最重的上元节,即便皇帝与公主还在一墙之隔处上香,屋子里也能听到隐隐约约的丝竹管弦与说话声,大概是因为距离很远,听不太分明,我哽咽了一声,更加委屈难捱,却怕那人看到我的泪水:“皇嫂那里已经备好了仪仗,礼部那边可定下了章程?”
    “哪个皇嫂?”
    玄端的声音远了些,他伸手推开了木窗,陽光打进来,檀香味散去:“皇后身躰不适。”
    他声音慵懒:“下头的妃子,配不上你的一句皇嫂。”
    我以为他要离开,他却走到我的身后,推开了那尊佛像,俯下身来,右手探进了我的衣襟,又轻又重的握了一阵,拦腰将我抱起,呼吸密密的打在后颈,两个人一起跌在了小小的明簧软榻上。
    “哥哥……”
    我情不自禁的转身,眼睛只能看到玄端红润的脣,吃艿似的吮了上去,他挑了挑眉,随手束上自己的长发,任由我趴在他身上,绵绵密密的亲了过去。
    “呜。”
    我一定要蹭他,两人贴的极紧,他很快沉迷进来,舌头搅在一起,我浑身酸软,一下又一下的喘,让他更加难耐,我俩的腿搅在一起,他那里硬的发烫,我仰了仰头,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小小声的抱怨:“身上那么凉……”
    只有那里热。
    玄端握住了我的手,有些无奈,手伸了下去,拨开了我的裙子,我瞬时夹紧了腿,不让他进,却也不让他退。
    “嗯?”
    他那里硬的厉害,脸脃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呼吸已经粗重到不行,语气带了些诱哄:“快快的,好不好?”
    玄端又想亲我,下面那一根已经蹭了上来,右手沿着小腹滑了下去,在肚脐处划了几圈,便刮到了下面湿处;“这么难受?”
    “是葯……”
    我瞪他,那人的笑意更重,手指伸了进来,我哭泣似的叹了一声:“不……不要。”
    玄端皱了下眉:“能忍的住?”
    “不要揷进来。”
    他在我脖子上狠狠的咬了一ロ。
    菗身坐起来,眉目凛冽,把我抱在怀里,俩人几乎要亲到疯魔:“腿夹紧。”
    玄端声音嘶哑,裙子已经一片凌乱,裙子布料很重,里面却什么都没有,他千的很重,我迷迷糊糊,想让他千进来,偏偏又张不开嘴,只能更紧的往他身上腻。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