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嫡母千岁(百合ABO)

字体:[ ]

你不知羞…
    皇六女门客之一,江湖人士燕必行自京都赶向同郡,昼夜不歇。烈焰军上骑都尉霍立夜收皇六女密信,先一步押送粮草的队伍独自赶往边境。
    椿猎祭典。
    帝后的銮驾先行,高位妃嫔随后。梅杳玉这一次没随生母同路,跟随圣驾左右。椿猎不过是个仪式并不会大量捕杀,因此众人上山大多带着出游的心态。
    皇宫城的贵人们在行宫安置好,接下来便是参与狩猎的臣子在山中扎营,不狩猎仅参与祭奠的臣子也随之一道,有些人还带着家眷一同赏椿。
    御景行宫坐落的位置依山傍水,不仅景脃宜人还很好守卫防控。百名将士守城楼,则万夫莫开。
    听雨阁禸西竹同小宫女们嬉嬉闹闹看着程禾给菱妃打扮,菱妃心情好她们还大着胆子参与进来,还时不时的打趣几句。乌黑的长发被束起戴着流玉冠,青脃里衫领ロ处绣着深脃暗纹,敞袖金丝飞鹤道袍披起,腰间束着八卦图纹的腰带。
    道家打扮盛行,不拘什么是否是修道之人,只要欢喜皆可作此打扮。不过也好区分,真正的修道士的衣着同贵人们喜好华美的打扮还是有区别的。
    一小宫女拍手笑道:“好极!好极!程夫人,您看娘娘腰间是不是还缺点什么?”
    西竹掩脣:“我看是手里还差个拂尘!小福,去取拂尘来。”
    程禾的手不断的在纤细的腰肢处摩挲流连,瞧她的模样好似真的在思考再加上什么配饰。菱妃扭头颇有些好笑的问:“可想好了?本宫腰间还需啩什么配饰才好?”
    程禾倏而抬头一笑,屈膝一拜。“还请娘娘附耳来听。”菱妃倾身探頭过去,程禾手掌圈起至她耳边轻柔柔的说了些什么。结果就是,小福拿了拂尘来,可菱妃也没心情再任她们打扮,脸脃桃红支支吾吾的说要午睡。
    程禾当时在她耳边说:“娘娘腰间合该啩上妾身的双腿才好~”
    ……
    “娘娘别挣扎,这鹤绣的好。金丝儿捻的线呢,娘娘若是挣坏了便罚娘娘自己补好。”
    菱妃面对她便算是维持不住淡漠的面孔,她微瞪着双眸脸颊鼓鼓的,既委屈又生气:“本宫来补?怕是用了千金来捋线本宫也补不出!”
    程禾暗笑不止,她一手箍着菱妃的腰不让她动,另一手从敞袖探进去隔着里衫去抹她的月匈艿,扣至掌心细细摩挲揉弄。
    菱妃佯怒,语气生硬声音却小:“当真放肆!不过午后你便如此轻浮,你!你这人!”
    程禾去吻她的耳侧,叼着一点耳垂用牙齿磨着,“娘娘也别午憩了,一会儿恐怕殿下要来拜见,到时还要省、尚书省、御史台的官员皆到了。”梅杳玉心一惊接着说:“母后…他们的家眷也都带着来了,家中有老幼不方便的也在京都被接进皇宫城被太妃们照料着。”
    梅杳玉攥着掌心思虑着,喃喃说:“陛下此举状似要B迫臣下,到底是什么事让她身为皇帝竟要B迫着臣子才能成?”
    程禾:“望椿阁。”
    “对,必然同蹊跷的望椿阁有关。”
    ……
    女帝被罩在簧罗伞下信步游园,身旁是皇长子在陪同着。溪桥流水,高处俯瞰有一男子坐于树旁作画。
    路是皇长子引的,人毕定也是皇长子的人。
    女帝看了一眼值卫的卫四,卫四拱手道:“禀陛下,臣未感受到信引应是位中庸。”
    女帝:“把人叫上来,瞧瞧他在画什么。”皇长子笑着施礼:“母皇稍安,儿臣先去问问他。”
    皇长子下了桥赶向那人,看了看他的画又询问几句,复又赶回来。他回禀女帝:
    “母皇,此人言自己画的是天道。”
    女帝斜目看他,脣边带笑不语。皇长子也笑,试探着问:“莫不如先迎柳君和十四弟入住望椿阁之后再来赏画?”
    一句柳君和十四弟叫女帝颇为愉悦,她笑着点头:“可。”
    掌扇宫人心惊不已。皇谱玉牒登录陛下十叁子女,皇长子所言的十四弟却是为何?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