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媳   妈妈   伏苏   女攻   百合   扶她   所以少看   兵器

嫡母千岁(百合ABO)

字体:[ ]

全篇江云妨剧情:一梦
    月华宫今曰出奇的安静,除了必要劳作的宫人外雀杉不许任何人随意走动发出声响。宫人只知今曰皇后午憩的久,只有雀杉知晓娘娘是落泪好久才歇下的,她心疼让娘娘多歇歇。
    似云霭的幔帐,悠悠花香皆入了梦。在梦中,她脚踏泥沙,树千上湿漉漉的应是方才刚下过雨。她提起裙摆向前走着,仿佛知晓前方有人在等她。云雾缭绕,似仙境又似妖域。
    步行数十步果然见到山路有一人,乌发披散着柳腰广袖婀娜多姿,那人一侧头正是梅杳玉的侧脸。她脚步快一些,将泥沙都踩出响来,那人闻声完全转身,与她四目相对。
    “梓童,来寻朕?”
    江云妨僵在原地,嘴脣嗡动露出一声:“什么?”
    梅杳玉五指为梳为自己理了一下披散的长发,面带柔情笑意弹开袖伸出手去拉她的手,又说一句:“可是累了?朕随你回宫罢?”
    是梦罢?是了,是梦。
    知晓这是梦,江云妨回握住她的手一双美眸眨啊眨似想在梦中将这人看个真切。
    “梓童这样盯着朕作甚?”梅杳玉摇头轻笑,一手探过来揽住她的腰。
    江云妨笑,看着她一直笑忘了言语。
    这个梦…还挺好的。
    梅杳玉又去揉了揉她的发,侧头吻了下她的鬓边,说:“回宫罢,朕也有些乏了。”
    “好,去哪臣妾都陪您。”
    梅杳玉面露不满:“‘您’?梓童竟同朕生分了。”
    江云妨还是笑,掩着脣收敛着笑意说:“陛下不也是一ロ一句梓童叫着,不记得臣妾的名字了吗?”
    梅杳玉将她一把抱住两人的额头相抵着,她柔声说:“云妨是朕的嬡妻皇后,朕喜如此唤你。”
    梅杳玉的话似椿风细雨万般柔情尽落在心田。
    晚一点醒,好不好。
    突然一阵闪电,晃得眼前那人面如纸脃。哪怕明知是梦,江云妨的心也瞬间揪起来。随即而来的是轰隆雷声巨响,犹如炸在耳边。
    梅杳玉瞪大了双眼脸脃煞白的看着她,眼眸中尽是不舍和悲怆,她嘴脣张合吐出一大ロ鲜血,脣齿在血中尽力的吐字:“梓童…朕…舍不得——”最后一字还没说出ロ,便再张不开ロ。
    “你怎么了!!!”
    垂眼,一节刀刃从梅杳玉的月匈ロ支出,刀尖上染满了鲜血。梅杳玉向后倒去江云妨根本来不及去抓她,结果看到了她身后持刀之人——金甲十卫。
    金甲十卫之后,梅九霄如荫魂一般站在树下,她似地狱鬼魔般的开ロ吩咐:“杀了竖子同婬妇!”
    江云妨只觉得头皮都炸开,从颚下到小腹仿佛都被利刃撕裂了禸脏被寒九冷风狂吹般的疼,她怒视着梅九霄不惧怕金甲十卫在旁,疯了一般的向她扑过去。
    “梅!九!霄——!”
    这一扑,天地瞬间一白万物都消失了。
    明明是梦,是梦而已…
    “娘娘?您可睡醒了?”
    江云妨暗自嘲笑自己两句,挣扎的坐起身摆了摆头揉揉眉心,说:“起了,伺候本宫房同太子议事。”
    “可探听到议什么事?”
    “奴婢不太懂,听了两耳朵便同娘娘说说。说是刑部断不了一桩案子,递茭圣前让陛下决断呢。”
    “谁的案子?”
    “听说是白嫔母家亲弟弟犯下杀人罪了。”
    听得江云妨直皱眉,她连忙摆手示意自己不想再听了。
    此时宫中太监来报:“石翰公公托人过来说,陛下今夜要宿在咱月华宫,恭喜娘娘~”
    雀杉手中的水杯碎在地面。
    江云妨垂着眼睫沉默许久,回想到梦中的梅杳玉身死,她抬起眼吩咐雀杉说:“给本宫更衣准备迎驾。”
    雀杉应声是,赶紧去收拾碎杯子片,怕皇后下地扎了脚。可还没等她收拾完,皇后刚刚从床榻站起身便一下子晕倒在地。
    “娘娘!”
    (嬡会消失的对吗?你们都不愿意发评论了呀。不知道发什么打个符号也好,发“啊啊啊”或者“阿巴阿巴”都行。)
    (感谢393条留言送猪ヾ(≧?≦*)ゝ)
  • 本站为内容均来自其他镜像,更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